歐陽佟問,那你有什么打算?楊大元說,算了,我又不是沒飯吃。以前我做生意,每次都做得很好。我想好了,我還是比較適合干這個。

因為無事可干,歐陽佟第一次和楊大元談起了和江南煙草的關系,他告訴楊大元,自己也正有這種打算,成立一家公司,主要和江南煙草做生意。他相信,這次簽約林飛,無論是否成功,和王禺丹的關系肯定是接上了。以后從江南煙草賺點錢,絕對沒有問題。楊大元說,太好了。既然這樣,報社那邊,無論結果如何,我都不干了,從明天開始,我就跑注冊公司的事。我辦過公司,這方面我比你懂行,我辦事你絕對可以放心,等你從上海回來,我這邊也就辦得差不多了。

歐陽佟說,不用這么急吧,有些事,總需要商量一下。

楊大元說,有什么好商量的?你當老板,我替你打工,你說什么是什么。

歐陽佟說,你只是打工怎么行?公司是我們兩人的,你我都得有股份。

楊大元說,股份不股份,我無所謂。這件事,你說怎樣就怎樣,我沒意見。

歐陽佟說,怎么能我說什么就是什么?如果我占百分之百股份,你也愿意?

楊大元說,我們兩兄弟,誰跟誰呀。你就是一股不給我,我也沒話說。

歐陽佟的生活習慣是晚睡晚起,甚至晚上不睡白天睡。為了第二天和林洛剛對陣時有精神,他決定早點上床。可是,剛準備洗澡,手機響了,拿起一看,是文雨芳發來的短信。上次從喜來登離開之后,他們就沒有再聯系,她現在是問罪來了。她說,你這人太沒風度了,把人家傷害了,竟然連安慰都沒有一句。歐陽佟覺得有趣,便回道,不會吧,我已經很久沒有傷害過人了。不一會兒,回復來了,說,你真惡毒,罵人還要拐彎。歐陽佟說,我罵人了嗎?我怎么不知道?文雨芳說,你直接說我不是人好了。歐陽佟這才明白過來,她是抓了一個邏輯上的漏洞。他還真沒有這個意思,又覺得向她解釋沒有意義,便決定揣著明白裝糊涂,說,說了半天,我還不知道你是誰。發過之后,他便進去洗澡。

出來后再看手機,文雨芳發過來好幾條短信。第一條是:以這種方式輕視我,很好玩嗎?第二條是:怎么不回答?理屈詞窮?第三條是:真小氣,還是男人呢,不如我這個女子。第四條一個問號。第五條:我是乳房。第六條:抱歉,打錯了,我是雨芳。第七條:哎,遇到一個猥瑣男。沒勁。還不如和周公卿卿我我去。

歐陽佟回了一條:不好意思,剛才洗澡去了。文雨芳回復說,金風玉露一相逢?歐陽佟說,是啊,祖國處處有春天。

本來想早點睡,可文雨芳這么一鬧,鬧到凌晨,他只好調了鬧鐘。

早晨醒來,他的習慣是先進浴室洗個澡。今天,他改了一下習慣,起床后第一件事,向服務員交代了一堆事:叫一份早餐,沏一壺極品碧螺春,煮一壺藍山咖啡。

林洛剛來的時候是九點一刻,此前,他要晨練,還要回家吃早餐。歐陽佟剛剛將那一壺咖啡喝完,灌了滿肚子的水,正在衛生間上廁所。接林洛剛的車是酒店派的,司機直接將他領到了房間,總統套房的服務員替他們開了門。歐陽佟從衛生間出來的時候,林洛剛正打量這套房子,顯然,他有些目瞪口呆。

兒子出成績之后,林洛剛也跑了一些地方,但如此豪華的房間,別說是住,就是見,他都沒有見過。對于這一切,他倒也沒問,和歐陽佟閑聊了兩句,便直奔主題,開始手談。歐陽佟原只想通過下棋作為切入點,沒想到兩人的棋風竟然如此相近,一旦坐到棋枰之前,便大有暢快之意。

到這里來下棋,好處在于除了上廁所,一切不用你擔心,都由服務員做了。中午的飯,也是送到房間里來的,服務員在餐桌上擺好之后,便來叫他們。一局剛到中盤,殺得正痛快的時候,林洛剛說,等一等,下完這盤再說。歐陽佟說,這些菜,冷了就不好吃了。要不,還是先吃?下棋并不是急活。林洛剛自然依從。

林洛剛喜歡抽煙,喜歡喝酒。歐陽佟向王禺丹要了整整四箱極品江南,剛一見面,自然不好用一堆煙嚇跑他,僅僅只是開了一條,讓他抽。這種煙是用頂級煙葉和極品工藝制出來的,高度提純,口感清正,是烤煙中的極品。林洛剛抽了一口,便說這煙感覺不錯。歐陽佟便將這一條煙全都扔給他。林洛剛堅持不受,歐陽佟說,拿著吧,這是朋友給我的,你看我不抽煙,也不可能帶回去了。中午這酒,自然也是極品,茅臺。最極品的,還是菜,雖然不多,卻樣樣都是精品。這可是歐陽佟為了釣周蔚下的重餌。

歐陽佟的設計起了作用,林洛剛喝了第一口酒,并沒有表態,吃了第一口菜,頓時贊絕。吃第二口的時候,便說,要是老太婆在,她一定喜歡。歐陽佟要的就是這個話題,果然開始和他談起周蔚,然后對他說,要不,干脆把她也接來,晚上一起吃飯。

接下來的事情就簡單了。晚上,周蔚嘗了那些菜,吃一口贊一句。而晚上的菜式和中午又不同,林洛剛趁機將中午的菜介紹一番,弄得周蔚興趣大起,一邊吃,一邊研究這些菜是怎么做的。歐陽佟說,阿姨您如果有興趣,我讓人去問一問,將菜譜要來。周蔚說,這都是人家的拿手菜,一般是不會外傳的。歐陽佟立即讓服務員去將廚師叫來。飯吃完了,廚師也來了。廚師很年輕,看上去似乎只有二十多歲,一問才知道,已經三十多了。歐陽佟對廚師說,阿姨想要你的菜譜,怎么樣?廚師不說行也不說不行。周蔚知道,這是人家的看家本事,輕易不可能傳的,便說,沒事沒事,你別放在心上。歐陽佟卻將廚師拉到另一個房間,過了十幾分鐘,兩人一起出來,廚師告辭走了。歐陽佟對周蔚說,已經說好了,菜譜他不給你,但可以到總統套房來,當著你的面做。

歐陽佟提議,他們干脆住過來。林洛剛和周蔚都不同意,專門請一個廚師,太貴了。歐陽佟說,就算他們不來,這個廚師也是他專門請的,現在的不同,僅僅是做菜的地點由下面的大廚房移到了總統套房。周蔚以為歐陽佟說假話,問服務員。服務員證實,這個廚師,確實是專門請來給總統套房做菜的。

畢竟經不起美味的誘惑,猶豫片刻之后,他們答應了。既然要住過來,自然需要準備一番,所以,吃過飯后,周蔚急于回去,林洛剛不好意思讓司機跑兩趟,也跟著回去了。歐陽佟一個人待在房間里,百無聊賴。好在此時,文雨芳的短信來了,雖然沒有什么內容,畢竟可以打發時間,他便和文雨芳有一句沒一句地聊著。說來也奇怪,此后,幾乎每天晚上,他都和文雨芳聊天,雖然全都是廢話,倒漸漸養成了一種習慣。

后來的幾天,林洛剛和歐陽佟下棋,周蔚則看著廚師做菜,兩人各有所樂,各得其所。這樣過了三天,兩人都覺得有點不對了。畢竟,歐陽佟是三十多歲的年輕小伙子,住在這樣高級的房間里,百事不做百心不操,只是陪著他們下棋品菜,太不正常了。林洛剛說,歐陽,你一定有事求我。你說吧,什么事?歐陽佟說,我能不能先不說?林洛剛是個直爽人,說,那不行。你不說,我們心里就裝著一件事,吃不香,玩不樂。歐陽佟說,林老,你就別問了,好不好?我現在只有一個想法,在這里多住些日子。

林洛剛夫婦說什么都不干。畢竟,吃人的嘴軟拿人的手短嘛,既然有事相求,又不說明,他們怎么能這樣白白享受?歐陽佟說,其實,他根本就沒想過這件事能辦成,所以沒作辦成的打算,只想多在這里享受一下。他越這樣說,林洛剛夫婦越不肯接受,中國是個人情社會,人情大過天。他們接受的人情越多,負擔也就越重。歐陽佟說,你們千萬別有負擔,我是抱定了主意殺富濟貧。住滿了時間,屁股一拍,走人。你們一定要逼我說,我只好說出來,結果是什么?只有兩個,辦成了或者辦不成。辦成了?我們要走人,辦不成,我們也要走人。那多虧?你就別問了,讓我好好享受幾天。你放心,到時候,成和不成,就一句話,成是意外驚喜,不成是理所當然。周蔚說,那怎么成?我們這樣吃你喝你住你的,最后一拍屁股走了,我們良心過不去。歐陽佟說,放心,你們完全放心。所有一切,我都想好了。保證與你們沒有任何關系。

過了一天,林洛剛又提起這件事。歐陽佟其實比他們還急。自從住進這里,電話就一直沒有停過。電視臺正搞民主評議呢,他不回去,人家對他自然就亂評。雖說他也知道,就算自己回去,那些人也不會替他說好話,可畢竟人在場不太一樣吧。最為重要的,他如果在家,信息會靈通一些,萬一丁應平打招呼也不行的話,他還可以通過趙德良的秘書唐小舟走更上層的路線,如果唐小舟或者趙德良肯替自己說一句話,那就肯定沒問題了。平衡再三,眼前這件事已經開了頭,如果半途而廢,或許就一點希望都沒有了。他故作輕松地說,哎呀,我都不急,你們急什么?

又過了一天,林洛剛夫婦實在承受不了,對歐陽佟說,如果這樣下去,他們不能留下了。畢竟是一個事兒,吃也吃不好,玩也玩不好。歐陽佟說,既然這樣,那我們約定一下好不好?這個房間,我訂了一個月。錢已經交了,就算我們不住了,錢也不可能退。我把事情說出來,無論成與不成,我們都把時間住滿,反正這事只有我們三個人知道。林洛剛說,那怎么行?既然事情辦不成,我們肯定就不能再住下去了。歐陽佟對他們說,從一開始,他就沒指望辦成這件事,只是想借這次機會,好好享受一下人生。如果事情不成,他們一走,他也不好留在這里了,實在有些不甘心。因為林洛剛夫婦堅決不肯變通,歐陽佟只好將事情說了出來。

結果正如歐陽佟所料,林洛剛甚至沒有猶豫,更沒有和老伴周蔚商量,一口就回絕了。

林洛剛說,我平生最恨的就是廣告。你看看,現在電視上,鋪天蓋地的廣告,哪一樣是真的?全都是騙人的。我的兒子,不干這種騙人的事,不賺這種缺德的錢。周蔚也說,過去,我們的生活確實是苦,這些年,飛兒出成績了,國家對他非常重視,這個獎那個獎,我們的生活大大改善了。再說,我們都一把年紀了,對生活也沒太大的要求,只要平平安安就好。這個錢,我們不賺。對不起了。

林洛剛夫婦說過之后,立即就要走人。歐陽佟對這樣的結果一點都不意外,他說,其實,這個結果,早在我的意料之中。不過,你們不肯接受的原因,竟然是因為對那些不負責任的廣告深惡痛絕,這倒讓我非常意外。

周蔚說,有什么意外?現在到處都是垃圾廣告,誰看了不煩?

歐陽佟說,不錯,現在確實有很多廣告質量非常差。不過,你們想過沒有,過去,我們常說,酒好不怕巷子深。可現在呢?現在是信息時代,每天我們需要接收大量的信息,當然,也包括很多垃圾信息。正因為我們每天都接收很多的垃圾信息,才更需要良性信息。如果沒有良性信息占領市場,我們就更會被垃圾信息淹沒。那會是一個什么后果?我們不得不生活在更多的垃圾信息充斥的惡劣環境中,而許多重要的關系國計民生的過硬的品牌,卻不得不處于酒好也怕巷子深的惡性競爭之中。

周蔚說,你說的也有點道理。

歐陽佟頓時有了信心,說,不是有點道理,是很大的道理。我就是搞電視的,對于電視上充斥的大量垃圾廣告,我同樣深惡痛絕。可問題在于,廣告的成本非常高,廠家如果精心制作,成本會更高。退一步說,垃圾廣告,并不僅僅體現在廣告公司的粗制濫造,也體現在一些影視明星只顧著賺錢,完全不負責任,怎么惡心怎么演。有些影視明星,他們演電影演電視演小品的時候,我們喜聞樂見,看著就覺得親切。可他們一旦演了廣告,整個形象就扭曲了,就惡心人了。為什么?原因很簡單,因為他們是明星,是素質最低下的一撥兒人。如果想廣告素質更上一層樓,就應該讓另一撥兒人走進廣告畫面,這撥兒人不是明星,而是國星。他們不僅代表著自己的形象,也代表著中華民族的形象,代表著中國人的形象。

林洛剛一時沒有回過神來,說,國星?這是個新名詞,誰是國星?

歐陽佟說,林飛就是。他們為國爭光,他們就是國星,是我們國家的大功臣。如果他們出現在廣告里,也就是將一種正面的、積極健康的形象帶進了廣告,能夠促進整個中國廣告業的良性發展。對于國星來說,就是在體育事業的貢獻之外,對中國經濟發展和文化發展的又一大貢獻。現在到處都是垃圾廣告的局面怎么改變?靠國家政策?一道死命令,確實可以一刀切。問題在于,切了廣告,也切了經濟活力因子,國家肯定不能因噎廢食。要改變這種現狀,只有一種辦法,提高廣告的文化品位,讓精品廣告去影響觸動那些垃圾廣告,最終將垃圾廣告趕出市場。

林洛剛說,你說的,還真有點道理。

周蔚說,這么說,林飛應該做廣告?

歐陽佟說,當然應該做。我們可以做一種假設。如果林飛不做廣告,別的影視明星體育明星做不做?一樣做。這樣一來,就出現了兩大問題。第一,大眾會想,為什么沒有人找林飛做廣告?他可是中國體育第一人,是亞洲有史以來跑得最快的人。廣告商和商品廠家,為什么不看好他?難道他的人品有什么問題,可能對商品形象產生不利影響?第二,一線影視明星的廣告價格大約是三百萬,港臺一線明星要高一些。體育一線明星比如奧運明星的廣告價格,比影視明星低一大截,最高的也只有一百萬左右。林飛這個亞洲飛人,他的廣告價格是多少?是不是因為他的價格上不來,所以,他不肯接廣告?如果真的出現這種情況,你們說,會不會對林飛的個人聲譽有不利影響?

林洛剛和周蔚都愣住了,兩人好一會兒沒說話,你看我,我看你,顯然不知該怎么接話。

歐陽佟接著說,明星做廣告,賺錢或者廣告影響,僅僅只是事情的一個方面,還有更重要的一個方面,那就是美譽度的檢測。林飛拿了奧運冠軍,而且是有史以來分量最重的一個冠軍。不論你們樂意與否,我可以肯定,有很多廣告商希望找林飛簽約,也一定用不了多久,林飛就會做廣告。現在的問題來了,既然林飛一定要做廣告,你們作為林飛的父母,應該考慮的問題是什么?不是做不做的問題,也不是做什么廣告的問題,而是兩個問題:一、廣告的質量,二、廣告的價格。廣告的質量高,對林飛的社會美譽度有正面影響,相反,就一定會有負面影響。而廣告的價格,其實并不僅僅是一個錢的問題,更為重要的,是對林飛的社會影響力的定位問題。如果按照現在廣告商的定位,一線體育明星的廣告價格只有一百萬左右,只有一線影視明星的三分之一,這就不是錢的問題了,而是對林飛這種國星的污辱。應該說,受污染的并不僅僅是林飛和與林飛有關的人,而是所有支持、熱愛林飛的國人。

林洛剛和周蔚承認,此前,他們考慮問題簡單了,確實沒想到做不做廣告,竟然是一件如此之大的事。

歐陽佟又一次感到了希望之星的升起,他趁機邀請他們坐下。他們也并不反感地坐了下來。歐陽佟便對他們說,看來,你們對廣告行業的了解,還非常有限。我是做電視的,對這方面,還有點研究。我可以給你們作一個簡單的介紹。目前,我們看到的廣告,主要有兩大類,一類是產品廣告,一類是形象廣告。什么叫產品廣告?廣告的目標是為了宣傳某一種產品,比如大家都熟悉的腦白金廣告,某種品牌的洗衣粉廣告、化妝品廣告、洗發水廣告等等。這類廣告,重點宣傳的是產品的使用價值。另一類是形象廣告,重在宣傳某一企業或者品牌系列的產品形象。比如麥當勞廣告、雀巢咖啡廣告。麥當勞廣告有一些很經典的案例,比如一個孩子睡在搖籃中,搖籃搖起的時候,看到麥當勞的大M,立即笑了,搖籃搖下去,看不到這個大M,小孩立即哭起來。還有一個經典廣告,一群鴨子叼著麥當勞的食盒過馬路,所有行人和車輛,全部讓路。雀巢廣告和人頭馬XO的廣告語非常經典,前者是滴滴香濃,后者是人頭馬一開好事自然來。除此之外,還有一類廣告,形象宣傳和產品宣傳合二為一,這類廣告主要是做單一品牌的公司,比如可口可樂或者百事可樂。

周蔚問,如果林飛要做廣告,你認為是做產品廣告還是做形象廣告?

歐陽佟說,這不是問題的關鍵。林洛剛問,關鍵是什么?歐陽佟說,關鍵還在于美譽度定位。這個美譽度定位,可能存在兩個方面,一是政府定位,一是社會定位。一些時候,政府定位和社會定位是一致的,更多的時候,政府定位和社會定位是背離的。比如說,政府宣傳的某些模范人物,或者某些各類明星被選為了人大代表政協委員,這都屬于政府定位。幾十年前,這種政府定位和社會定位是一致的,但現在,兩種定位基本是背離的,民眾根本不買賬。政府定位很好辦,看政府授予某個人的榮譽,就可以看出來。社會定位怎么辦?不可能搞一次全民投票,只有一個辦法,就是通過此人的社會價格。而這種價格的體現,最直接的就是廣告價格。

林洛剛和周蔚完全被歐陽佟說服了。他們不再反對林飛做廣告,但是,對于林飛的社會價格,還沒有一個概念。歐陽佟說,這就是他所要談的關鍵所在,一線體育明星的廣告價格,只有一線影視明星的三分之一。這種定位本身,就說明了一個極其重要的價值取向:精品不如垃圾。既然全社會早已經這樣定位,還能指望廣告業拋棄垃圾而追求精品?人家投入這么多的錢,自然要追求等值回報,沒有回報的事,沒有一個商人肯做。如此一來,問題來了,林飛難道去接那些一百萬的廣告?將來就算是升值,也很難達到影視明星的價位。所以,選擇第一個廣告,一定要對林飛的身價進行定位。

歐陽佟說,他個人認為,林飛的第一個廣告,必須將價位定在六百萬左右,比一線影視明星翻一倍,一開始就將距離遠遠地拉開,拉大到影視明星想都不可能想到的程度,這才適當。問題在于,拍一個廣告,制作等費用的投入很高,需要好幾百萬,更高的是播出費用,需要幾千萬甚至更多。一般廣告,制作和播出費用加起來,可能在三千萬以上。這還僅僅只是選擇一兩個電視臺播出,如果選擇全國播出,可能需要幾個億。國內有多少企業,能夠拿出這個數?就算有些企業拿得出,他們也需要評估一下,是否物有所值?林飛的第一個廣告,等于為自己定價,因此一定要選擇一個實力雄厚的企業,獲得一個高位定價。價位一旦確定,今后就水漲船高,再難降下來。江南煙草是一間實力雄厚的企業,國內這樣的大企業,不超過100家。除掉那些經營資源產品比如鋼鐵、有色金屬等根本不需要做廣告的企業,可選擇的,就沒有多少家了。所以,接下江南煙草廣告,對于林飛來說,是進行身價定位的一次好機會。

林洛剛本人的煙癮很大,對于煙草廣告,并無反感。周蔚則相反,就丈夫吸煙這件事,數落了幾十年,對于煙草自然沒有絲毫好感。她說,現在,全世界都在禁煙,煙草形象是一種不健康的形象,是一種毒品形象,接下這個廣告,會不會對林飛的個人形象產生不利影響?

歐陽佟說,如果我說做這個廣告對林飛的形象有益無害,那是騙人。打死我,我也不說。不過,我覺得這件事并不是評估林飛是否接下這個廣告的根本。正如你們一開始的態度所表現出來的,明星做廣告,對于明星本人的社會美譽度,肯定有不利影響。一方面是不利影響,另一方面又必須進行市場價格定位。這就是一個問題的兩個方面。兩害相較取其輕,既然其他廣告也一樣可能對明星的美譽度產生不利影響,那么,我們就要從另外的角度考慮問題,第一,價格上,是否能夠有所補償?第二,廣告制作上面,是否能夠回避或者彌補?我覺得,如果兼顧了這兩個方面,就不是問題了。

林洛剛說,我想問一個問題,你這么努力想促成這個廣告,江南煙草將給你什么樣的好處?

在這件事情上,歐陽佟不想對林洛剛夫婦說假話,又不好直說王禺丹許諾了二十五萬,便將當晚的情形向他們介紹了一番,單單隱去了王禺丹出價這件事。最后,歐陽佟說,她們去談判這件事,事前我不知道。我知道以后,就說,你們真笨,這么點小事都辦不成,如果讓我出馬,保證馬到成功。說到這話時,林洛剛夫婦的表情有點嚴峻。歐陽佟說,你們一定猜到了,我這樣說,并不是說我真的有把握,只不過是男人的弱點,喜歡吹牛。吹牛真不是一件好事,可男人就這個弱點,明知道吹牛會害了自己,關鍵時刻,又管不住自己的嘴。她們當然也不相信我能辦成這件事,就給我下套子,說,你呀,就活在那張嘴上,鴨子死了,嘴還是硬的。我說,我告訴你們,我還真不是吹。你們把上海世貿大廈的總統套房給我包一個月,我保證把這件事給你們搞定。只要她們不做,那就怪不得我了。可我沒想到,她們還真把總統套房包下了。結果就是你們現在看到的,我被逼到了山窮水盡,只好硬著頭皮上了。來之前,我就知道,這件事肯定談不成,其實她們心里也清楚。只不過,以后我在她們面前,再也沒有吹牛的本錢了。

他介紹到后半段時,林洛剛和周蔚已經開始微微發笑,到了最后,兩人已經笑得前仰后合。

极速11选五网络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