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娜說:”你喜歡,送給你吧。”

  ”謝謝娜姨。”夢澤說,”再聽一次。”

  第二次聽,夢澤就跟著唱起來了。維娜忍不住,也隨著唱了起來。兩人越唱越陶醉,都閉上了眼睛。李龍聽著這歌,又見女兒和維娜如此沉醉,眼睛竟有些濕潤了。怕維娜看見了,忙抬手揩揩。

  ”多好啊!聽著這樣的歌,真可以清凈你的靈魂。”夢澤說。

  李龍借題發揮起來:”夢澤,你看,除了搖滾,還是有你喜歡的歌曲嘛。你要多跟著娜姨,養點兒清雅之氣。你就是太野了。”

  ”老爸哎,你多掃興!逮著機會就作指示。才聽了這么好的歌。”夢澤撒起嬌來。

  維娜笑道:”夢澤還算文靜的。瘋女兒,你沒見識過。”

  李龍叫女兒:”夢澤,你別只顧哼哼,全聽懂了嗎?翻譯給爸爸聽聽。”

  夢澤跑過來刮爸爸鼻子:”好意思,自己聽不懂就聽不懂,想騙我當翻譯。”

  維娜說:”你也太小看夢澤了,我看她的英語可好啦。”

  李龍笑道:”夢澤,我承認我不行。你行,你翻譯看看?”

  夢澤就朗誦起來。

  神賜福音,

  賜給我平和寧靜,

  就像清晨的森林,

  綠色陽光洗凈我的心。

  神賜福音,

  讓我們的靈魂相通,

  就像在星空下祈禱,

  銀色光芒照耀著你的眼睛。

  神賜福音,

  就像你我在夢中相會,

  青草沙沙作響,

  我們漫步在柔軟的草徑上。

  李龍聽完,望著維娜笑。維娜說:”你還別說,夢澤的翻譯還不錯。她可是口譯啊,沒認真思量。”

  夢澤有些得意,朝爸爸吐舌頭,作鬼臉。

  小玉在廚房收拾完了,打了聲招呼,就走了。維娜就去弄飯菜。夢澤隨在后面,說:”我要看娜姨做菜。”

  維娜說:”我做菜需要全神貫注,有人在旁邊,就做不好。”

  夢澤調皮道:”我就要看。”

  維娜笑道:”那我菜做得不好吃,別怪我了。”

  維娜忙碌起來,夢澤站在她身后咿里哇啦不停嘴。維娜只是微笑著嗯嗯應著。夢澤突然操著英語詭里詭氣問道:”娜姨,你同我爸爸從前是不是一對戀人?”

  維娜臉唰地通紅,回頭輕聲笑罵道:”你這孩子!”

  夢澤就輕輕拍手,得意地笑著,說:”我猜對了,娜姨你臉紅了。”

  維娜懶得理她,故意板著臉罵道:”滾一邊去。”

  夢澤反而從后面摟著維娜,搖著:”我就要黏著娜姨,我喜歡娜姨。娜姨真漂亮,你年輕時候,肯定很多人追求你吧?”

  維娜拍著夢澤的手,說:”傻孩子,別搖了,我手都不知道怎么動了。”

  ”娜姨是我媽媽多好!”夢澤說。

  維娜反手重重拍了夢澤,說:”夢澤,你再說瘋話,娜姨真要生氣了。”

  夢澤忙求饒:”夢澤不敢了。”

极速11选五网络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