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娜說:”隨姐吧。”

  羅依很是愛憐,說:”娜娜就是乖,總是隨姐。我只總隨你啊。”

  維娜說:”真的,我聽姐的。”

  ”好吧,我們就游泳吧。”羅依說。

  ”今天就去?我好多年沒游泳了,不知還游得動不。”維娜說。

  羅依說:”游泳只要會了,就不會忘的,哪會游不動的?不見誰忘了走路。”

  這天下午,兩人跑了好幾個游泳館,覺得還是云莊渡假村的游泳館服務好些。羅依說:”娜娜,我們辦月卡吧。只要有空,每天來游一次。”

  維娜說:”好吧,聽姐的。”

  更衣室里,望著羅依的裸體,維娜禁不住暗暗感嘆:看這女人的身材,實在應該是位母親啊。羅依的臀部寬而肥厚,卻沒有下垂;她的乳房大而渾圓,微微抖動著。

  ”姐,你的身材真漂亮!皮膚又這么白。”維娜說。

  羅依低頭看看自己,搖頭道:”姐漂亮的時候你沒見過啊。現在老了,腰粗了。你看,肚子上開始有墜肉了。”

  維娜說:”你是個子大,并不顯胖。堅持游泳,保證你肚子會平下去。”

  羅依笑了,說:”娜娜你只管望著我,還不快脫衣服。怕羞不成?”

  維娜竟然真的紅了臉,轉過身去脫衣服。羅依在維娜的屁股上拍了一板,說:”這個鬼妹子,還真害羞了。姐姐又不是同性戀。”

  羅依說著就轉到維娜前面,睜大了眼睛,說:”娜娜,你這哪像四十多歲女人的身材?同少女差不多哩。你還是做過娘的,乳房還這么好看?挺挺的,像兩個碗扣在上面。”

  維娜忙穿上游泳衣,說:”姐快別說了,丑死人了。”

  聽得外面有人說話,兩人就不說了。幾個女人,進門就脫衣服。羅依瞟了她們一眼,就朝維娜吐舌頭。維娜只當沒看見,拉了羅依的手,出了更衣室,往游泳池去。維娜穿的是粉紅色泳裝,羅依穿了件墨綠色的。

  羅依輕聲說:”娜娜,看看她們的身材,我兩姐妹還是要充滿信心。”

  有個女的,長得并不時髦,打扮卻很前衛。頭發束成個棒,高高地豎在頭頂。羅依輕聲說:”娜娜,有個順口溜說:老太太出門笑哈哈,你猜她是笑什么?姑娘頭上長雞巴,見了個小伙子像媽媽。”

  維娜就追著羅依打:”誰叫你說這些痞話?”

  她倆追打著,正好抵了下水前的預備動作。羅依舉手投降了,維娜才不追了。維娜試著下了游泳池,感覺水重得像堵墻,緊緊地往胸口擠。好久沒游泳了,水感都很生疏了。羅依卻是撲通一聲跳了下來,水花濺得老高。維娜被她掀起的水浪嗆著了,又是咳又是笑。羅依從水里猛地鉆了出來,哈哈大笑:”天哪,不行了,不行了。剛才怦地一聲,我肚皮都快炸開了。”

  ”游吧,這邊人多,我倆游到那邊說話去。”羅依說。

  維娜是蛙泳,泳得不太快,像只悠然自得的粉紅色青蛙。羅依卻是自由泳,動作輕快,三兩下就游到前面去了。羅依先抵岸,喘著粗氣,望著維娜笑。看著維娜近了,她伸過手,拉了一把,說:”娜娜你游起來就像表演。告訴你,左邊那幾個男的,望得眼珠子都快蹦出來了。”

  維娜并不回頭往左邊看,只道:”姐,我倆是得天天游,身體不行了。”

  ”好吧,只要你堅持得下來,我天天帶你來。”羅依說,”娜娜,同你商量個事兒。”

  維娜笑道:”選這么個地方商量事兒?”

  羅依說:”這叫襟懷坦白,坦誠相見。”

  維娜掬水往羅依胸脯上澆,說:”姐你那叫虛懷若谷。”

  羅依低頭看看,說:”看得見山谷嗎?”

  維娜抿嘴笑道:”你那山谷深不見底哩。”

  玩笑會兒,羅依說:”娜娜,我最近新攬了個工程,財政廳賓館改造裝修。我忙不過來,請你去給我做。”

  維娜說:”你是叫我幫忙,還是怎么個做法?”

  羅依說:”我想,就依我名義,由你做。說白了,姐姐送個工程給你。”

  維娜說:”這怎么行?姐對我夠好的了。”

  羅依說:”娜娜你就別見外。我看你最近閑著,正好我手頭工程顧不上。你今后再幫姐就是了。”

  維娜說:”姐,你讓我想想。”

  羅依說:”還想什么?今晚我倆詳細談談。現在不說了,游泳吧。我想試試自己還能游幾個來回。”

  維娜只游了一個來回,覺得很吃力,就伏在池邊休息。羅依卻飛快地游了兩個來回。維娜說:”姐你真行。你的體質比我好多了。”

  羅依張大嘴巴喘氣,說:”你,你,是林妹妹,看著就讓人憐。我呢,是傻大姐。”

极速11选五网络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