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較于大梁,契丹上京一片刀光劍影,皇族之間的爭斗仍然延續。

第三百七十四章 當今群雄(五十四)

漢興五年七月初七,陽光明媚,萬物生長繁盛,欣欣向榮。

大太監楊公公這兩年突然間就老了,不僅眼花,腿腳也不利索,侯大勇特意命他在宮里好好養老,身前侍候之事也就免了,可是今天,聽聞柳賢妃就要生產,他也顧不得享福,來到了賢妃宮中,進宮之時,就見到符英臉色蒼白地站在院外,其余的嬪妃緊張地望著屋里。

太醫韓淇和他的數名大弟子,還有京城有名的陶七郎也站在院外,他們伸長的脖子,尖著耳朵,聽著屋內的動靜。

屋內傳來了陣陣地痛苦的叫聲,楊公公寬慰道:“皇后,不必著急,柳賢妃吉人天相,相信很快就能生出來。”

自從侯大勇親自編寫了《接生之十二規矩》以后,大梁城內嬰兒死亡率就直線下降,侯大勇請來大梁城最好的接生婆,專門培訓三名聰慧的宮女,時刻準備為嬪妃們接生,還讓精于婦科的陶七郎進了太醫,親自指導這三名宮女學習婦科病的治療方法。

有這三名宮女守在宮中,當柳江婕臨產之際,侯大勇也就心安了許多。放心地去新建的政德大殿,親切接見了南唐前國主李煜。對于一位皇帝來說,這是最大的榮耀,也有著極強地滿足感、成功感。

滅掉南漢以后,大周軍過于疲勞,也就停下了前進的步伐,開始了為期近一年半地休整和輪訓。

新組建的六萬黑雕軍。加緊了戰前訓練,各部配備了侯家刀、青黨甲、圓桶地雷、沖天炮、投石車、五虎上將弩和西蜀連弩及戰車等等黑雕軍制式武器,中低級軍官也到嵩山學院進行了半年短訓。

整訓完畢,新黑雕軍達到了十五萬人。這也是大周朝財力所能承受的最大裝備量。

黑雕軍分為水陸兩部,陸軍由虎威軍、豹威軍、狼威軍、熊威軍、獅威軍和龍威軍六部組成,每軍兩萬人,下面分為左右兩廂。每廂為一萬人。

龍威軍原來是水軍,此時已變成了徹底的馬步軍,水軍就由汴河水師、長江水師和海洋水師三部構成,汴河水師兩萬人。大小戰船三百艘,長江水師兩萬人,大小戰船四百搜,海洋水師是清一色的大型玄龍船,每艘最大運兵量為兩千人,合計十五艘這種大船,水手及戰斗兵一萬人。

黑雕軍都指揮使由郭炯擔任,下設副都指揮使三人。一為山宗元,兼任靈州節度使;二為時英,兼任汴河水軍都指揮使;三為匡操,兼任大梁城城守,鐵川源為副城守,兼任宮中侍衛統領,劉黑彀任侍衛副統領。

軍需官為白霖華,軍需副官為李漫。

新近崛起的儒將劉成通任虎威軍都指揮使,左廂軍都指揮使由周青擔任,義州大捷地指揮官王江任左廂副都指揮使,右廂軍都指揮使由伍家強擔任,黨項人房當支金任右廂副都指揮使;

拼命將何五郎任豹威軍都指揮使,陳猛為左廂軍都指揮使,王彥超的兒子王藍田任副都指揮使,段無畏為右廂軍都指揮使,悍將王彥升為右廂軍副都指揮使。

王騰驤從靈州調回擔任狼威軍都指揮使,向山行為左廂軍都指揮使,羅青松為副都指揮使,光紫陀為右廂軍都指揮使,張解為右廂軍副都指揮使。

滅蜀功臣曹彬任熊威軍都指揮使,胡立任左廂軍都指揮使,曹翰任右廂軍都指揮使,馬仁瑀任右廂軍副都指揮使。

伏虎將姜暉任獅威軍都指揮使,柳江清任左廂軍都指揮使,慎于行為左廂軍副都指揮使,蘇文森為右廂軍都指揮使,楊天畔任右廂軍副都指揮使。

胡立任龍威軍都指揮使,潘美任左廂軍都指揮使,沙洲人曹仁達為左廂軍副都指揮使,里奇諸子之一的吳歸思為右廂軍都指揮使,投降黑雕軍的荊湖勇將張景定為右廂軍都指揮使。

大周朝地絕對主力就是這十五萬黑雕軍,黑雕軍中將領皆為侯大勇嫡系,柴榮時代的老將們漸漸淡出了大周軍界。

休整一年半以后,漢興四年七月,養精蓄銳的黑雕軍向南唐發起了全面進攻。

進攻前,錢向南向侯大勇獻上了反間之計,用以除掉南唐名將林仁肈。林仁肇在南唐的地位,就如南漢地潘崇徹,可謂國之長城,只是這些君主們都沒有把他們當作長城而已。

錢向南派人買通了林仁肇的侍從,偷到他的畫像,然后懸掛在宮中的偏殿之中,隨后精心設計,故意讓南唐使者看到這幅畫,并且在大梁城外一座豪宅大門上掛上林將軍府的牌匾。這個計謀雖然簡單,但是李煜在大周軍威之下,早就被嚇破了膽,反應過敏,舉止失措,殺掉了林仁肇,上了一大當。林仁肇一死,石虎就親率長江水師、獅威軍、龍威軍,加上楚州、壽州等地方部隊,合計十萬人馬,沿著長江一線,向南唐發起了全面進攻。

七月十日,石虎率領長江水師,沿長江北岸順流而下,南唐守軍居然以為長江水師是例行巡江,不聞不理,等發覺情況不對之時,已經失去了先機,長江水師輕易地突破了南唐十萬大軍防守的要地湖口,襲占了峽口寨。池州守將棄城投降。

攻占池州以后,石虎采用了楊樂和建議。把長江水師的十艘玄龍戰船連接成一座浮橋,然后全軍揮師東下,攻占了銅陵、蕪湖、當涂,進至采石。

采石是長江下游地重要渡口,也是金陵西方的門戶,南唐在此有兩萬駐軍。楊樂和率領長江水師夜襲了采石,采石兩萬水軍望風而逃,將采石丟給了長江水師。長江水師就將由玄龍船連成浮橋移至采石,再經過隨軍地土木專家霍知行指揮。連接長江兩岸的浮橋搭建成功。

南唐水軍沒有想到大周軍居然能搭成浮橋,等到一夜醒來,發現浮橋已經出現在江邊之時,黑雕軍步騎已經迅速地渡過江來。戰至十月,黑雕軍已經攻占了金陵西南的新林寨、白州和新林港口,十月底,攻占了金陵南地漂水。全殲唐軍二萬多人。

十一月,發起了對金陵的進攻。

圍攻金陵三個月之后,南唐軍數次救援皆被打退,李煜見突圍無望,被迫向石虎投降。李煜及小周后被押解至大梁時,正好是七月初七。

雖然侯大勇是軍人出身,對文學史詩并不熟悉,可是對于李煜。他卻并不陌生,主要原因是李煜地詞太過出名。最熟悉地就是“春花秋月何時了,往事知多少,小樓昨夜又東風,故國不堪回首明月中。”這首詞,在另一個世界曾被譜成了歌曲,侯大勇的妻子小琳也很喜歡這首歌。

奇異地到了這個世界,原版作者居然成了侯大勇的階下囚,這種事情,有時讓侯大勇覺得即使是最大膽最離奇的玄幻故事,也沒有真實生活那樣離奇。

李煜垂頭喪氣地坐在下首,他頭戴著小圓帽子,這是江南士子地常見的帽子,留著短須,微胖,神情間有著說不出的委屈和哀怨,坐在了一旁的小周后衣著極為樸素,所有貴重飾品全部摘去,素面朝天,身形纖瘦,倒應了“好看不過素打扮”地俗話,給人清麗脫俗之美感。

侯大勇不禁多看了小周皇后兩眼,在黃宮中,符英是將門之女,阿濟格和師高月明是騎馬弄箭的胡女,柳江婕雖然不是胡女卻是武舉出身,勝似胡女,只有秋菊稍稍柔弱一些,但是她從小為使女,做慣了體力活,也有幾分體力。而眼前,這小周皇后有著柔若無骨的腰身,我見猶憐的神情,吹彈可破地肌膚,她將女人的柔與順發揮到了極致,與符英等人自是大不相同。

李煜深愛著小周皇后,他極為敏感地注意到侯大勇停留在小周皇后身上的目光,內心的恐懼讓他身體開始顫抖起來:江山已失,如果小周皇后又被侯大勇奪去,那活著還有什么意思。

所幸侯大勇很快將目光轉向了李煜,他饒有興趣又神情復雜地盯著李煜看了一會,過了良久,才道:“蓮峰居士飄逸俊朗,當真名不虛傳。”李煜沒有想到侯大勇說出這樣一句不咸不淡的話,他愣了愣,不知應該如何對這位剿滅了自己國家的皇帝,嘴角抽了抽,低聲道:“陛下雄才大略,是真正的明主,臣率軍抵抗大軍,罪該萬死。”

李煜雖然是亡國之君,可是他并不是窮兇極惡的君主,也沒有惡跡,侯大勇滅掉南唐,并不準備殺掉這位被俘地知名文學家,微微笑了笑,道:“聽說蓮峰居士并不想成為江南國主,可有此事?”

李煜是六子,由于李璟的第二子到第五子均早死,故李煜長兄李弘冀為皇太子時,其為事實上地第二子,皇太子李弘冀為人猜忌嚴苛,時為安定公的李煜不敢參與政事,每天只是讀書為樂。李煜登基之時,南唐在大周軍的逼迫之下,已經面臨著巨大的危機,就如一艘大船,已經到了快要沉沒的邊緣,李煜算是歷史上的一個異類,真心寓情于山水,對于繼位是一百個不情愿,可是大勢如此,身為皇子,他哪里有選擇的權利。

猜不透侯大勇的心思,李煜心思一轉,道:“臣是山水散人,原本就沒有治國之能,如此甚好,如此甚好。”

侯大勇對李煜的性格有大致的判斷。就笑道:“天下大勢,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大唐傾覆,大周興起,上天使然,非人力所能抗拒。”他指著小周皇后,笑道:“據說天下最美地女人有兩個。一是花蕊夫人,一是小周皇后,如今花蕊夫人陪著孟昶,天天吟誦唐人輝煌的詩章。小周皇后就陪著蓮峰居士,好好地寫一些長短句,歌頌大周地文治武功。”

李煜才情出眾,若他不是一國之君。或許還能在歷史上留下更多的美名。只可惜,他誤生在皇家,背上了如山般的重負。這才落得個囚徒下場。此時,面對著侯大勇的揮灑自如,李煜這個內心極為敏感的詩人,受到了深深的創傷,他忽然有些分神,腦中不由自主地想起了離開宮中地凄涼情景,一些詞句就如無孔不入的細雨,漸漸地淋濕了他的眼睛:“最是倉皇辭廟日。教坊獨奏別離歌,垂淚對宮娥。”

看著李煜暗淡的神情。侯大勇道:“劉長無德,已經在漢白玉石碑前伏誅,向天下人謝罪,孟昶和你,治下百姓生活困苦,算不得好國君,但是你們倆人沒有惡行,性命無憂,朕還要封你為順命侯,好好在大梁住著,等到朕擊敗契丹那一天,替朕填一首絕妙好詞。”

李煜得知姓名保了下來,心中一松,他和小周皇后對視一眼,嚴重露出了逃脫大難地片刻輕松。

正在這時,師高月明急匆匆地趕了過來,她臉色驚慌地對道:“陛下,柳賢妃,柳賢妃還沒有生下來?”侯大勇到大殿接見江南國主李煜之時,柳江婕肚子就隱隱有些發作了,想到宮中有訓練有素的三名接生宮女,他就放心地出去公干,此時看到師高月明的神情,侯大勇立刻知道遇到麻煩事,急道:“陶七何在,韓淇何在?”師高月明忙道:“在。”

“陶七為何不進屋?”

師高月明有些為難地道:“賢妃生產,如何能讓陶七去接生。”侯大勇打斷她,道:“這個時侯,誰管得了這些。”師高月明又道:“我剛才也問過,陶七郎雖然長于治病,卻兵沒有接生過小孩子,他不如三個宮女。”

侯大勇想了想,確實也是這個道理,道:“啰嗦什么,還不馬上過去。”他從龍椅上站起來,走到了李煜面前,李煜早已站了起來,侯大勇一米八二,身材魁梧,而李煜不過一米六五,就如讀書人一樣弱不禁風,小周皇后雖然心知侯大勇作為一國之君,不會在堂上殺人,可是侯大勇身上仿佛帶著股殺氣,忍不住腿一軟,坐回在胡椅之上。“

侯大勇瞟了一眼這位弱不禁風的美人,沒來由有些厭惡,他對李煜道:“朕有事先走,有空再請順命侯和從命侯,對了,朕封孟昶為從命侯,你們老老實實,自然無事,若與原屬地外臣勾搭,斬無赦。“

李煜被侯大勇又哄又嚇,已如一團被搓揉了許久地面團,看著侯大勇快步走出了大殿,渾身早已濕透了,他一屁股坐在了胡椅之上,與小周皇后面面相覷。

來到了柳賢妃宮中,侯大勇立刻感受到了賢妃宮中的緊張氣氛,他問師高月明,“符英在哪里?”師高月明有些緊張地道:“剛才在院里,估計進屋了。”

侯大勇沒有再說,抬頭向主屋走去,就聽到里面傳來了“哇”的一聲清脆啼哭,侯大勇以及屋外所有的人都松了一口氣,進了屋,侯大勇就見到一個宮女小心翼翼地抱著一個淺紅色地小孩子,就問道:“男的還是女的。”宮女面露驚色,道:“陛下,是小公主。”

侯大勇沒有想到她是這樣的表情,心中一抖,就看到了符英呆呆地站在床前,臉色呈奇怪的綠色。

“小婕。”侯大勇看到床前凌亂的血色,以及一動不動、臉色白得嚇人的柳江婕,心猛得往下沉,“小婕,你怎么了,說話,你看看孩子,漂亮的小公主。”

柳江婕卻永遠不會回應侯大勇地呼喚,靜靜地躺著,就如在沙場上經過了一場苦戰,累了,睡了。

柳江婕進宮已有兩年,這兩年里,她一直就想要一個孩子,肚子卻總是不見響動,好不容易懷上了,誰知,孩子出生之日,卻是母女永別之日。

侯大勇跪在胡床邊,他低沉而嚴厲地道:“出去,你們全部都出去。”等到宮女、符英、小公主都退了出去,他便俯在柳江婕身上,低聲地嗚咽起來,淚水在臉上縱橫著。也不知過了多久,他才抬起頭來,仍然還握著柳江婕的已沒有生氣地手。

自從當了皇帝,侯大勇幾乎是無所不能,可是,柳江婕的去世,除了讓他悲痛莫名以外,更讓他產生了深深的無力感,縱使當上皇帝又如何,縱然有移山填海的權利,也救不回柳江婕年輕的生命。

侯大勇想到了另一個世界,若是依照那里的醫術,也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隨即,他又極為怨恨李煜,若不是他們恰恰今天被押到了大梁,他就會守在柳江婕宮中,若是他讓靈州學派的醫生們也學習剖腹產,若是……。

韓淇、陶七郎以及符英、師高月明都守在院內,他們心情復雜地等著侯大勇,在大周朝,生小孩就如過鬼門關,難產而死并不是個小數,但是,柳江婕竟然如此迅速地離大家而去,這個事實讓在場的所有人都萬分緊張。

天黑以后,侯大勇才從小屋出來,他神色已經如常,對守在一旁的老太監楊公公道:“案例辦吧,不要再惜銀錢。”

第三百七十五章 蕩盡群雄(五十五)

春去秋來,皇宮內的樹葉黃了綠,綠了又黃,“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但愿人長久,千里共嬋娟”。這是柳江婕墓地的銘文。

柳江婕的死亡,讓侯大勇內心深處產生了深深地挫折感。他當上皇帝以后,可以一言定生死,一語定富貴,可以率軍征服南荊湖、西蜀、南漢、南唐以及吳越,但是,在無常命運面前,他卻是永遠的弱者。

在另一個世界之時,他并不能理解偉大如秦始皇為何孜孜不倦地尋找長生不老藥的行為。也不理解睿智如唐太宗卻對于金石有超出常人的迷戀,此時,他站在了與秦始皇和唐太宗基本站在相同的位置之上,完全能夠了解這些偉大帝王們的心境。

只是,侯大勇是最為特殊的君主,他擁有著這個社會不曾有的科學知識,這是人類積累、摸索了千年以后的知識沉淀,雖然侯大勇只記得一些成果,比如基因、光年、葉綠素等等,但是這些成果性的知識給了他一顆遠比這個時代地人們更加寬闊的心胸,更加理智地思維。

對于柳江婕的死,雖然痛心,卻沒有讓他異常,只是更加珍惜這來之不易的生命和幸福。

柳江婕長眠于春蘭的身旁,這兩個苦命的女子,生命之花剛剛展開,一陣風吹過,就悄無聲息地凋零成泥。墓地格局并不大,墓地對于皇家來說也很簡陋,只是下葬儀式卻異常隆重,侯大勇親自種上了一顆長青樹,如何評價這種行為,這讓史官們很是為難,他們還是尊重歷史,原原本本地將這次下葬記錄了下來,而不做任何評價,因為功過是非自有后人評價。

轉眼間,漢興十年就到了。

這五年,大周朝又發生了許多大事,南唐滅亡之后,一向奉中原王朝為正統的吳越政權,主動地臣服于大周,錢椒到大梁面見侯大勇以后,震驚于大周朝的繁榮以及黑雕軍地強悍,反抗之心便徹底地消減了,吳越未經刀兵,成了大周朝的一部分。

攻打北漢之戰在漢興六年春天打響,北漢以太原為中心,地方不大,但是北漢軍素有威名,遠比南唐諸軍厲害,侯大勇率軍親征,經過精心策劃,兵分兩路,一路由代州出兵,直擊太原,一路則從石嶺關出發,從側面北進,切斷北漢與契丹地交通線。

大戰開始,契丹大將耶律沙率軍來援,受伏大敗,被迫退兵,大周軍圍困太原城后,侯大勇破幽州故技重施,將上百桶黑火藥埋在了太原城下,炸破城墻之后,北漢主劉繼元投降,唯獨眼將軍劉繼業在城南苦戰,劉繼元親自招降,劉繼業這才降了大周,降周以后,劉繼業恢復了本名——楊繼業。

漢興十年夏,柳江婕的忌日,柳江婕的女兒侯思婕已經能夠在墓地自由自在地奔跑了,她在侯小清的帶領之下,用竹竿和魚絲線做成的鋪蝶網,在墓地前捕捉著翩翩起舞的金色大蝶。侯大勇率著侯宗虎、侯宗林、侯小清等所有的小孩,鄭重地給柳江婕墓地獻上了鮮花,這是每年必須要進行的程序,而孩子們把這個程序當作了一次春游。

在漢白玉石碑前獻完花,親自為給春蘭、柳江婕掃過墓地,侯大勇直接就登上了前往幽州的戰船。永濟渠上,千帆爭流。數不清的運兵船和后勤輜重沿江而上。

郭炯則率軍出太原,他帶著以原金山營、里奇部與靈州黑雕軍為骨干地五萬人馬,從西面側擊契丹上京。

伏虎將姜暉則跟隨著時英指揮地海洋水師,從登州出海,準備在遼東朱龍口上岸,朱龍口曾是渤海國水師的中轉地。渤海國滅亡之后,契丹軍不長于水戰,這個中轉基地也就廢棄了,接到侯大勇的密信以后,粟末靺鞨部落的突地稽悄悄率領著人馬,占據了這個海濱小灘,迎接著兄弟侯大勇派來的水師。

漢興十年八月。侯大勇所率領的虎威軍、豹威軍、狼威軍、熊威軍四部八萬主力在幽州集結完畢,悄悄穿過了古北口,一路上,擊破數支阻截的契丹軍,向契丹中京大定府挺進。

經過幽州之戰,遼主耶律述律已知道了大周軍隊厲害,聽聞大周皇帝侯大勇親征,不敢怠慢,親自率領御帳親軍十五萬,出上京。前往中京與周軍主力決戰。

在中京以南、灤河以北地大屯,有一塊面積頗為寬闊的平地。最利于騎兵作戰,契丹軍主力兵種是騎兵,耶律述律就想將周軍引誘到大屯平原,然后充分發揮騎軍優勢,將周軍主力一舉消滅在大屯。

其實契丹人所想,正式黑雕軍所想,漢興是年十月十月晨,侯大勇得知契丹大軍出現在大屯。心中大喜,將計就計。命令黑雕軍馬不停蹄前往大屯,準備和契丹軍主力決戰。

漢興十年秋十月十日巳時,黑雕軍步軍主力和契丹軍主力在大屯迎頭相撞,二十多萬人馬使大屯平原變成了一個大軍營。

八萬黑雕軍有步兵六萬,騎兵二萬。

黑雕軍成立之初,騎兵占了絕對主力,隨后在戰爭中,步軍比例逐步增加,一方面是馬匹供應的限制,另一方面,經過戰爭檢驗,步騎混合部隊比單純的騎軍具有更大威力,單純的馬軍或步軍都有著不可克服的缺點,擔任某一方面的任務尚可,若是要一場大型會戰中取得勝利,必須要依靠步騎車混編地隊伍。

六萬步軍排成了一個張開的“V”字陣型,這是雁行陣的一種,是黑雕軍根據武器裝備情況,對普通的雁行陣進行了改良,最前方左翼是王騰驤統領的一萬五千人的狼威軍步軍,右翼是曹彬統領的一萬五千人的熊威軍步軍,中軍實力極為雄厚,分為前后兩部,前部是由何五郎統領的豹威步軍,后部則是大周皇帝侯大勇所在的中軍虎威步軍。

黑雕軍中擁有千輛裝有西蜀連弩地戰車,在平原上作戰極有戰斗力,每輛戰車各有兩匹蜀馬,蜀馬體型小,可是耐得苦,吃食也雜,用來拉戰車再合適不過。

這一千輛戰車分為兩部,分別位于左、右兩翼,西蜀連弩有一個優勢,就是可以隨意轉向,因此,五百輛戰車可以將前、后、左、右全部納入攻擊范圍。

兩萬騎兵,則脫離方陣,游弋在步軍方陣后方,這兩萬騎兵最初并不直接加入戰團,他們是侯大勇一劍鎖喉的利器。

耶律述律指揮地十五萬契丹軍,騎兵占了十萬,步軍只有五萬,兩軍對陣,契丹軍分布極開,數十萬戰馬在大屯平原上奔跑,軍旗獵獵,遮天蔽日,灰塵滿天,馬蹄聲響,軍威極盛。

耶律述律并不知道當前大周皇帝就是曾經生擒過他的粟末靺鞨野蠻人,他指著周軍嚴整卻略顯得呆板的陣型,對身邊大將耶律沙道:“都說大周皇帝打仗厲害,今天見其陣型,不過爾爾,耶律將軍,你率領本部人馬,從左翼繞過去,從李家莊向南,再從背后沖亂周軍的陣型。”

看著耶律沙帶著人馬悄悄地離開,耶律述律便揚了揚馬鞭,又對大將蕭元讓道:“留下一萬人護衛中軍,其他人馬全力沖鋒,與周軍決一死戰,大周皇帝侯大勇位于中軍,你率領二萬鐵甲騎兵,直攻中軍,只要擒得侯大勇,敵人群龍無首,敗局就定。”

耶律述律當皇帝也有十來個年頭了,這些年來,契丹境內是戰事不斷。北面的蠻族,西面的回鶻、東面的靺鞨,都不斷與契丹軍作戰,作為大遼之主,無數次親征,積累了豐富地戰爭經驗,他見到周軍人數不多。便利用兵力優勢,以雷霆之擊,將周軍主力徹底消滅。

侯大勇面色嚴肅,黑雕軍建軍以來,這是兵力規模最大地一場決戰,如果能夠一戰消滅掉契丹主力,則征遼之戰勝局已定。若此戰失利,政府契丹就必將經過更多曲折,不過,以黑雕軍的實力,他相信,此戰黑雕軍必勝無疑。

隨著一陣陣轟雷之聲,契丹軍中傳來一陣號響,戰馬踏起一團團黃霧,從四面八方向著周軍沖了過來,耶律述律十五萬大軍。除了一萬守衛中軍,一萬人馬向南。十二萬大軍,如洪水般向周軍撲了過來。

黑雕軍訓練之言,裝備之精,戰事之繁,遠遠超過了契丹軍,他們沒有被契丹軍地瘋狂所嚇倒,一個個手持著武器,各自守在崗位上,等著官長們的號令。

侯大勇和石虎站在臨時搭建的木質指揮平臺之上,見契丹軍根本沒有進行試探性進攻。就發起了全面進攻,扭頭對石虎道:“耶律述律倒是不笨,沒有使用添油戰術,知道集中優勢兵力打殲滅戰。”石虎是此次大屯會戰地總指揮,他望著一眼看不到邊的契丹騎兵,平靜地道:“契丹人來得越多,我們損失就越小。”隨后大聲地下令道:“兩翼連弩,三段齊射。”

傳令官接令以后,吹響了一長一短一長的三聲銅喇叭,銅喇叭是西蜀連弩營特有的指揮哨,穿透力極強。

當銅喇叭沖天而起,左右兩翼的西蜀連弩便發射出去,經過改造的西蜀連弩,一次能同時發射十枚弩箭,也能連續不斷地依次發射十枚弩箭,一千輛連弩,每輛連弩上配有四人,連弩部隊就有四千人,兩千匹戰馬,連弩攻擊皆采用三段式,即一千輛連弩分為三組,攻擊時每組輪流射擊,這就能對敵軍構成持續的攻擊力。

面對著鋪天蓋地地契丹軍,只聽得“嘣”地一聲巨響,三千多支粗大的弩箭便向著密集的契丹軍人撲了過去,沖到最前的契丹騎兵,就如沉重的沙袋,重重地摔了下來,轉眼間就被后面的戰馬踏成了一團肉泥。此時的大遼仍然處于上升時期,契丹軍民也是朝氣蓬勃,信心十足,面對著如此慘重的傷亡,契丹旗手沒有退縮,在寬闊的平原上,視死如歸地向周軍發起了進攻。

眼見著契丹騎手就要沖到近前,少數沒有上過戰場的黑雕軍軍士露出了驚懼之色。

石虎仍然如石佛一樣,眼神凌厲如刀,下令道:“火藥陣。”這火藥陣也是黑雕軍最新地戰術,原理很簡單:將木桶里裝上黑火藥、鐵片、鐵彈等雜物,再插入引線,就做成了一個可以延時爆炸的大型炸藥包,將四個木桶放在馬車上,拉車之馬用黑布蒙上眼睛,然后點燃木桶上的引線,再狠狠抽上一鞭,便可以將這個殺人的魔鬼驅趕到敵人的陣形中去。

這是軍器監王鈺的杰作,他將火藥引線做得極為精巧,引線上有不同顏色段,表示可以燃燒的距離。火藥陣經過了長時間訓練,早就練得精熟,點火之后,軍士們就對著戰馬一陣猛抽,戰馬吃痛,就猛地往外竄了出去。

這些戰馬全部蒙著眼,也就沒有方向感,昏頭昏腦地朝著契丹軍沖了進去。只聽得轟轟無數聲響,流動著的火藥桶在契丹軍中爆炸。

耶律述律率領的十五萬人馬,皆是契丹最精銳地御前親軍,遭受西蜀連弩的攻擊之后,還能不顧傷亡向前沖鋒,可是火藥桶爆炸之時,爆炸驚天動地,這些契丹漢子雖然勇猛,可是卻最敬畏自然界地雷、電、風、雨,如今這些火藥的爆炸之聲,竟比得過天下的驚雷,契丹漢子們大驚失色之下,便有不少人向后退去,而后面的契丹軍還在不停上前,契丹軍陣出現了些許混亂。

混亂之時,西蜀連弩仍在一波一波地銜尾攻擊,契丹軍落下了一大片,未死者已傷手斷腳,在地上無助地呻吟。

耶律述律沒有想到周軍攻擊力如此強悍,看著躺倒一片的勇士。怒道:“狠命擂鼓。不準退后。”隨著契丹軍陣后面一陣強過一陣的鼓點,契丹軍士重新振作起來,拼了命地朝著大周軍陣逼了過來,更有一群黒甲騎手,突然從后面插了上來,直沖黑雕軍中軍。這正式蕭元讓所率領地二萬鐵甲騎兵。

豹威軍位于中軍前方,也是整個大軍地突出部分,首領是拼命何五郎,部將為陳猛、王藍田、段無畏、王彥升,皆為沖鋒陷陣的悍將,這是侯大勇專門用來粉碎敵人進攻的鋼刀。

隨著聲聲戰鼓,何五郎一擺長槍。陳猛率著一萬五千名豹威軍步軍迎著契丹鐵甲騎兵,做好了抵抗的準備。

一萬五千名軍士分為三個方陣,方陣前面是齊胸的步兵方盾,方盾下端有尖刺,列陣之時,可以插入土中。方盾后面就是長槍手和弩手,豹威軍作為突擊力量,武器極為精良,人手一柄五虎上將弩,配有十個機盒。共有一百支弩箭,整個豹威軍就有二百萬支弩箭。這種裝備需要極大的財力。因此,大周王朝十年努力,也只有豹威軍一支突擊部隊才能武裝倒牙齒。

契丹鐵甲騎兵就要沖到身前,只聽得一聲尖利地哨聲,最前方的軍士就紛紛舉起了步兵方盾,使勁向地上刺去,又將方盾后面的兩根扣好的支撐架放下來,這樣一來。步兵方盾就穩固異常,隨后,持盾軍士蹲下來,用身體頂住了方甲,轉眼間,步軍方陣四周就豎起了一道鐵壁,無數弩手和長槍手守在鐵壁后面,數量眾多的弩手們平舉著可以連發的五虎上將弩,不間斷用段鐵弩向著密集的契丹軍射擊。

五虎上將弩地射程不如黃驊手弩,可是短距離穿透能力極強,發射速度又快,契丹黑甲騎兵很快就嘗到了厲害,在鐵壁前倒下了一大片,少數騎手沖進了鐵壁,被密集的長槍兵盡數刺殺。

黑甲騎兵極為強悍,雖然受到了重挫,殺紅眼之后,仍然不斷地沖了上來,幾次沖鋒,除了死亡,根本動不了黑雕軍分毫,蕭元讓是耶律述律手下頭號戰將,他見勢不對,下令道:“換獵陣。”又道:“讓步軍弓弩手上來。”

黒甲騎手不愧為契丹軍精銳之師,聽到了幾聲長角號聲后,立刻改變了打法,黒甲騎手們掉轉馬頭,繞了一個大圈子,就朝著左翼跑去,一邊跑,一邊用弓箭向黑雕軍射擊,陣中的黑雕軍軍士也有不少人中箭。

這一招是游牧民族的長項,當年匈奴人就最喜歡圍著獵物射箭,因此,蕭元讓給這一招取名為獵陣,不過,黑甲騎士轉變陣地的時候,又受到了左翼西蜀連弩的攻擊,等到黑甲騎兵脫離了戰場,兩馬騎兵竟然有四千多人喪命于黑雕軍陣前。

蕭元讓的副將是契丹皇族,被一支粗大的連弩射下馬來,又被亂哄哄的騎兵踩成肉團。如果是一般的部隊,遇到這種情況必然會失去斗志,蕭元讓的鐵甲騎兵是契丹百戰精兵,他們利用騎兵優勢,開始朝著黑雕軍后方轉移。

在遠處觀戰的耶律述律見鐵甲騎兵損失慘重地退出了戰場,又急又怒,只得下令退兵。

大屯之戰暫時告一段落,契丹軍暫時停止了進攻。

黑雕軍沒有趁勝追擊,而是原地休息,一千輛戰車既是武器,又是運糧運水地工具,黑雕軍士就原地而坐,取過夾著珠珠草的同興大餅,就著水囊吃了起來。

侯大勇騎著戰馬,巡視著黑雕軍陣地,契丹的第一次攻擊損兵折將上萬,但是黑雕軍傷亡極輕,這讓全體黑雕軍軍士興奮不已,自信心暴強,看到陛下親臨,均發出了陣陣歡呼之聲。

下午申時,契丹軍陣勢一變,陣中出現了數十架憤辒和巨大的大木盾掩護之下,契丹步軍一步一步地向前推進。

數千弓箭手彎弓搭箭,逼向了黑雕軍陣地。黑雕軍多弩,利于直射,便于連發,威力巨大,而契丹軍多弓箭,弓箭和弩相比,有劣勢,也另有優勢,弓箭手們將箭頭向上,將一支支鐵箭射向天空,鐵箭在天空中劃了一條優美的拋物線,帶著呼嘯落在黑雕軍陣中,這給黑雕軍造成了不少傷亡。

侯大勇中軍有二千騎兵,領軍之人是獨眼將軍楊繼業,楊繼業就是以前的劉繼業,他是最后投降大周的北漢將軍,原以為和黑雕軍作戰多年,這番必死無疑,他萬萬沒有想到,大周皇帝侯大勇是如此地器重他,不僅讓他直接進入了黑雕軍,還讓他跟在身邊,統領親衛隊二千騎兵。

楊繼業在北漢是皇帝的養孫,自然明白親衛隊統領地分量,他是忠義之人,以前在北漢,他忠于北漢國主,到了大周朝,他就全心全意地忠于大周皇帝侯大勇。楊繼業在北漢之時,常年率兵鎮守北部邊境,和契丹軍交手不計其數,對契丹軍厲害之處了如指掌,他知道讓契丹軍弓箭手這樣射下去,黑雕軍必然傷亡慘重。

他拍馬來到侯大勇身邊,大聲道:“陛下,這樣下去不行,讓末將率五百騎去沖陣,將契丹狗的弓箭手殺掉。”

侯大勇對名聞天下地楊老令公信任有加,見情況不容樂觀,就點頭道:“去吧,速戰速決,不可戀戰。”

楊繼業得令之后,立刻舉著長槍,從側面繞出了中軍陣地和右翼人馬,率領著五百騎,直插契丹軍的弓箭陣地。

大屯之戰開始以來,這是黑雕軍第一次主動出擊。

楊繼業和五百騎,皆是黑雕軍中最精銳的騎兵,個個騎術精絕,作戰兇狠,從右翼繞出來以后,立刻將身體俯在馬背上,平舉著長槍,向著契丹弓箭陣地奔去。

契丹軍見周軍騎軍出動,便派出一千騎兵來阻攔,楊繼業一夾馬腹,五百騎帶著風聲向前,硬生生地將一千騎沖成兩半,沖破敵騎以后,他們也顧不得落馬軍士,咬緊牙關向著契丹弓箭手沖去。

契丹弓箭手正在全力向周軍陣地發射,忽然數百騎周軍沖入陣中,他們只得放下弓箭,抽出腰刀進行抵抗,黑雕軍親衛隊騎兵,戰馬也帶著鎧具,全速奔跑起來以后,就勢不可擋,弓箭手轉眼就被刺殺了大半,剩下的弓箭手只得四下奔逃。

又一支契丹騎軍從前面圍了過來。

楊繼業沖到最前面,一槍將契丹將軍挑下馬來,大吼道:“擋我者死。”已有不少騎手認出了楊繼業,驚道:“是劉無敵。”

見契丹騎手氣勢稍挫,楊繼業率著騎兵沖出了契丹騎兵的包圍圈,他一馬當先,朝著西側奔去,數百民契丹騎手緊追不舍,他們沒有料到,這些騎手們的騎術之好,比起更北面的蒙兀人也毫不遜色。

楊繼業將契丹騎手扔掉以后,清點人數,五百騎兵居然還有四百多人,損失之少,實在有些出乎意料,他在心里贊了一聲:“黑雕軍當真是百戰之兵,厲害如此,稱得上天下無敵。”

第三百七十六章 結局

注:停筆之時,竟有些茫然,《黃沙百戰穿金甲》陪伴著小橋走過了整整22月,除掉外出開會以及醉酒的時間,幾乎每天都在更新,真要結束了,心里很有幾分不舍,只是,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在《黃沙百戰穿金甲》分手,又在《官路風流》中重逢,也算是人生一大快事。

另:新書已上傳了一章,可在直通車上看到。

大屯平原,原本是一個默默無聞的小地方,因為殺人十余萬的殘酷血戰,載入了史冊。

楊繼業沖破了包圍圈,他回頭一看,在一名黑甲將軍的指揮下,契丹弓箭手又重新聚集起來,開始向著黑雕軍射箭。

“兒郎們,跟我殺回去。”楊繼業已經殺出了血性,根本沒有想到這些軍士不是自己的老兵,還是習慣性地發出了命令,等到命令一出,他才想起這些軍士皆是第一次統領的黑雕軍,情不自禁地回頭看了一眼。

親衛隊騎兵皆是百戰精兵,對于他們來說,命令就是至高無上的準則,楊繼業下令以后,騎兵們立刻調轉馬頭,緊跟在楊繼業身后,再次朝著契丹弓箭兵撲了過龍

追趕楊繼業的契丹騎兵沒有料到黑雕軍會殺個回馬槍。慌忙中,黑雕軍從契丹騎兵側冀穿過,直奔弓箭兵而去,數百戰馬,狂呆沖鋒 聲勢頗為驚人,弓箭兵絲毫也無抵抗之力,被殺得鬼哭狼嚎,亞在督戰的黑甲將軍。身邊帶著數十多名騎手,他不敢與楊繼業接戰,朝著契丹大軍退去。

忽然,大軍方向又沖出來二十余騎,為首的是一位魁梧異常的漢子,他穿著一身金甲,手持粗壯的狼牙棒,兩支人馬相交之時。金甲將手起棒落,將黑甲將軍天靈蓋打得粉碎。金甲將正是耶律述律身邊最悍勇的將軍,耶律家族的第一英猛將耶律高。

楊繼業用鐵槍兇狠地將一名弓箭手刺了一個透心涼,此時契丹弓箭手傷亡極為慘重,楊繼業不想戀戰。一揮長槍,帶著人馬又朝著黑雕軍左翼殺了過去。

侯大勇和石虎站在高臺之上,看著楊繼業在契丹軍陣上沖了一個來回,居然奇跡般地帶著黑雕軍騎兵又殺出了重圍,石虎雖然有石佛之稱,也禁不住叫了一好:“好一員猛將。常山趙子龍不過如此!”

契丹軍上午的進攻已經損失慘重,耶律述律實在不敢也不愿意讓手下的軍士去攻打防守力量極為恐怖的周軍陣營,可是看了黑雕軍這一小隊騎兵地表現,他倒吸了一口涼氣,面對著這一支攻守兼備的人馬,他如何能夠取得戰爭的最后勝利。

正在猶豫間,周軍陣地突然響起了一陣金鼓之聲,隨后。幾聲巨響在空中響起,五色煙在空中格外地顯眼。

周軍步軍出隨之發動,陣形由“V”字陣形變成了“一”字陣,前排是步兵大方盾,后排是長槍手和弓弩手。長槍手和弓弩手后面是數排陌刀手,陌刀手后面則是成排的西蜀連弩戰車,他們組成了一道鐵流,緩緩地向前移動著,一步一步地逼近了契丹人的陣地。

耶律述律雖然名為睡王,但是這幾年征戰,也讓他感受到了一位大國君主的責任,他逐漸由嬉戲少年變成了一位穩重的君主,只是他運氣不佳,南方的大周朝越來越強大,而丟失了幽燕十八州,契丹軍進攻中原必須要越過燕山無數險關,在周軍地嚴防死守中,契丹軍數次對中原的襲擾都以慘敗結束。

耶律述律知道,大周朝地崛起是不可避免之事,這也就意味著!大周朝與契丹的大戰是不可避免,為此,他也做了精心的準備。但是,大周的歷害程度,還是超出了耶律述律地預料,他對于周軍的防守能力心有余悸,此時見大周軍主力步竿發起進攻一反而松了一口氣,沉著臉抽出了略帶弧形的彎刀,這是他在西方金山與一支奇怪軍隊交戰時繳獲的,彎刀極為鋒利,是他最為心愛的寶刀,下令道:“全線出擊,殺!”

在后方等候著命令的劉成通,看著沖天炮在空中留下地五彩煙,知道步軍方陣已經發動,他舉著長槍,大聲道:“周青的人馬從左翼突破,其余的跟著我攻擊右翼。”

二萬騎兵,如離弦之箭,就從步軍方陣后面,朝著契丹左右兩翼猛沖了過去。

周軍前鋒將數十架憤輥推倒在地,隊形也就出現了一些混亂,耶律述律彎刀一舉,契丹步軍如海浪一樣朝著大周黑雕軍沖了過來,而受挫頗深的契丹騎軍則留在步軍后方,尋找著戰機。

發起沖鋒的周軍步軍是左、右兩翼的一萬五千人,以及何五郎率領的一萬五千人,這四萬五千人是侯大勇拋出的誘餌,目地是誘使契丹竿主力再次發起攻擊。

當契丹軍主力出動以后,黑雕軍方陣絲毫不亂,一排排軍士用步兵大盾護著身體,眼中閃著寒光,就如一塊塊堅硬無比的巖石,沉默地迎接著勢不可擋的波浪,準備將不可一世的波浪頂得粉碎。

黑雕軍陣里響起一聲長長的尖利銅喇叭聲音,這是不留余地全力攻擊地信號,后排的西蜀連弩戰車早已做好了充分準備,密集的弩箭如狂風一樣向著契丹軍掃去,這一輪攻擊如秋風掃落葉一般,將沖在前面的契丹軍士統統射到在地。

殺紅眼的契丹軍士不顧傷亡,跨過同伴的尸體,拼命地向著大周軍沖去。

耶律述律要用數千軍士的傷亡,換得與周軍肉搏的機會,只要有機會肉搏,英勇的契丹軍士必將擊敗懦弱的中原漢人。契丹兵的英勇取得回報,在第二輪恐怖的箭雨發射前,契丹步軍就已經與周軍混在了一起。

喊殺聲頓時大作,周軍軍士借著步軍大方盾的掩護,弓弩手用五虎上將弩不斷地射擊,長槍手就狠命地向前突刺。契丹步軍在大方盾前損失了數千人后。終寸沖進了防守嚴密的周渾步兵陣。一片混戰中,此時已沒有了戰術,只有野牲與兇狠,血光四濺,斷臂殘肢橫飛。

西蜀連弩戰車上地軍士們將折疊的三面車廂板立了起來,形成了一個頗為堅固的射擊堡壘,軍士們就利用車廂板上的射擊孔,向著契丹軍士發著冷箭。周軍軍士也逐漸向著各個戰車靠攏!吸引著契尹軍士過來進攻。

這時。兩萬黑雕軍鐵騎已從左、右兩翼突入了契丹軍中,黑雕軍騎兵養精蓄稅,士氣如虹,契丹原有十萬騎軍。上午激戰損失了三萬多騎軍,此時一萬騎軍護著耶律述律,又分出一萬騎軍去攻擊黑雕軍中軍,對敵人對陣的契丹騎軍只有五萬多人,雖然人數仍然多于黑雕軍,卻因為在上午激戰中受到重創。士氣稍餒,此消彼長,黑雕軍騎軍在契丹騎軍中左沖右突,契丹騎軍人數雖多,卻漸漸不支,開始向后敗退。

正在這時,中軍后面馬蹄聲大作,耶律沙的一萬騎軍繞過紅樹林。直接向著黑雕軍中軍發起了攻擊。

中軍一萬五千步軍、一千五百名騎軍,是黑雕軍最精稅的部隊,黑雕軍老將石虎抽出腰刀,大吼道:“中軍列陣。”步軍迅速推出了數百個柜馬和偏箱車,一些軍士還在地上扔了一些馬刺。形成了長長的一道屏障,掩護著中軍。布陣完畢,三千名弩手提著黃樺手弩,列陣于屏障之后。黃樺手弩也是黑雕軍制式武器,五虎上將弩利于近戰、混戰和巷戰,黃樺手弩卻是步軍對付馬軍地利器。

等到契丹騎軍沖近,三千黃樺弩手輪番射擊,一萬突襲的契丹騎兵紛紛慘叫著落馬。

此時,大屯已是一個大戰場,兵器地碰撞聲、垂死的慘叫聲、吶喊聲、馬嘶聲,全部混在一起,形成奇特的響聲。

黑雕軍步軍和契丹步軍人數相近,契丹軍士沖進了黑雕軍步軍陣地以后,這才發現他們對付不是一群綿羊,而是草原中最兇狠的狼群,肉搏戰不久,裝備精良、身經百戰地黑雕軍軍士就占了明顯上風,身著青黨玄甲的軍士越來越多,而灰色的胡衣越來越少,更有些灰胡衣開始朝四散逃走。

侯大勇臉上露出了些許笑意,對石虎道:“虎威軍可以出擊了。”石虎觀察了一會身后正在進攻的契丹騎兵,他們在弩兵的打擊下,一籌莫展,就點頭道:“鐵川源,你率軍一萬,將契丹步軍消滅掉。”鐵川源是禁衛軍統領,皇帝親征,他自然跟隨其后,得令之后,率著一萬摩拳擦掌的步軍,進入了戰團。

极速11选五网络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