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座山的每個水的每條路上,又是哭又是笑的每個地方。

人們擠在心愛的每個城市,牛也肥,花也香,每個村莊。

每座山的每個水的每條路上,又是哭又是笑的每個地方。

人們擠在心愛的每個城市,牛也肥,花也香,每個村莊

……

區委新書記李永強到任以后,各項工作壓得很緊,基礎設施建設有了一個新的**,區委辦和黑河鎮都面臨著極大的工作壓力,城鄉環境衛生在不知不覺中成為一項由部門和地方負責的工作,不再納入區委區政府主要領導目光。

到了4月,城鄉環境綜合整治工作再次熱起來,推動者是市委市政府,在動員會上,市委書記再次提到了“新農村”。

12日,全市城鄉環境綜合整治工作大會召開,并要求在4月中旬各區拿出兩個受檢點名單。

在政府常務會上,江陽區市政局上報了三個推薦受檢點名單。江陽區區長吳志武看了一眼三個推薦受檢點,側身問分管副區長管志:“你覺得哪兩個受檢點最保險?”

管志道:“市里檢查要同時查看硬件和軟件,硬件是基礎設施和資金投入,軟件是管理模式,要求很高,短時間都沒有辦法突擊,建議城郊讓黑河鎮接受試點,普通鎮就拿柳河鎮作為試點。”

吳志武皺著眉毛道:“黑河鎮上次因為環境問題被督查通報,還是評比倒數第一,老先進變成落后分子,我記得很清楚。黑河鎮真能代表江陽區接受檢查?”

管志解釋道:“黑河鎮在環境整治上投入很大,成效很明顯。最近我去實地看過一次,確實很有改觀。”

吳志武道:“上一次考評組打了分,黑河鎮得了倒數第一。我就納了悶,按理說黑河鎮各項工作還是不錯的,怎么會倒數第一。我抽時間跑了城郊兩個街道五個鎮,黑河鎮無論如何也排不到最后一名,甚至恰恰相反,老管,你當時是怎么把控的。”

管志道:“考評組是各部門抽的人,嚴格按檢查表打分,所有人的分數進行平均,就是每個鎮的得分。我當時也沒有想到黑河鎮的分數那么低,憑著實際情況,黑河鎮在那一次算好的。可是程序就是如此,我也不能改考評組的打分。”

吳志武語重心長地道:“同志們啊,考核考評一定要慎重,考核指標是指揮棒,考核結果是上級對各地各部門的評價,用得好,鼓舞士氣,營造出你追我趕的氣氛,促進工作。用得不好,傷了部門同志的士氣。對于考核考評工作中存在的隱性不正之風,我們更應該警惕。上次簡報出來以后,黑河排名倒數第一。但是,沒有隔多久,市委辦發了一條信息,專門表揚黑河新農村方面的工作。這是什么事啊!這是對考核工作的諷刺。”

這一席話很刺耳,副區長管志神情尷尬。

區政府常務會上發生的事情很快就傳到了楊定和的耳朵里。聽到區長對黑河的評價,他不禁感嘆連連。在前任區委書記張強時代,他算是區委書記那條線上的人,與區長吳志武走得不近。誰知到如今,區長吳志武站出來為自己和黑河鎮說了公道話,而以前關系密切的區委副書記鮑大有如今則嘿、嘿、嘿。

第二十一章 陳文軍的愛情

不管諸人態度怎么樣,黑河鎮黨委書記楊定和都不覺得快樂。他知道江陽政治的平衡已經被打破,屬于自己的時代必然要過去,或許就在很偶然的一天,一張調令將從天而降。他沒有將自己的預感告訴任何人,還是如平常一樣在黑河鎮繼續耕耘。

黑河鎮這些年投入很大,基礎設施日新月異,這里面花費了楊定和巨大心血,也帶給他無數榮耀。他希望在很多年以后,還有人記得自己在黑河鎮的開拓之功。這就和古時候縣官希望離職時百姓送萬民傘一樣,明知里面有太多虛情假意,也還抱有幻想。

從區政府接受任務回來,他將侯滄海叫到辦公室,遞了一份文件給他,道:“市委組成督查組,查看各地城鄉環境整治點,這是區委轉發的文件,你先讀一讀,做一個我鎮的工作方案,下午通知班子成員開會。”

侯滄海接過文件,剛走到辦公室門口,又被楊定和叫住,道:“你一直沒有駐村吧,下個月安排你駐村,在鄉鎮工作不駐村,等于沒在鄉鎮工作過。”

侯滄海對駐村早有心理準備,道:“沒有問題,隨時可以駐村。楊書記,駐村有什么訣竅?”

楊定和道:“沒有什么大訣竅,認真和勤快是任何工作的基礎。團結好村支書和主任,這是駐村工作的基礎。”

侯滄海道:“村里領導都是脫了毛的牙刷--板眼多,團結他們不容易,楊書記能不能講具體一點。”

楊定和道:“有一個小訣竅。你要注意村干部個人困難,只要解決了村干部個人方面存在的困難,他會記你的情,記住了你的情,你的工作不用推就能動。如果村干部不記你的情,你就是把吃奶的勁使出來,也推不動工作。”

這是一個不能上正式場合的經驗,侯滄海立刻就將這條經驗牢牢記住。

回到辦公室,侯滄海見桌上放著一堆報紙,隨手拿起來翻了翻,一條消息吸引了他的注意力:“2000年4月13日,新浪在納斯達克股票市場正式掛牌交易,融資6000萬美元。”

這是一條極為簡潔的新聞,沒有多余的話,卻在侯滄海心里激起了波瀾。一直以來,在鄉村工作的侯滄海心里有一種被時代拋在后面的焦灼感。雖然他在黑河鎮工作以來頗受重視,是黑河鎮最耀眼的政治明星,可是這點成績與新浪創始人相比簡直就是太陽光輝和瑩火蟲瑩光的差距。相差不過幾歲,別人做出了輝煌成就,自己還處在泥潭一般環境里,讓潛伏在侯滄海內心深處的英雄心被攪動起來,五臟都感到了疼痛。

自從來到鎮政府工作以后,這種與時代脫節的焦灼感就一直存在,時濃時淺,揮之不去。焦灼感如一株纏死樹的藤,緊緊包圍在他的心臟等要害部位。

“既要仰望星空,又要低頭看路,更關鍵是每一步都要走穩。”這是畢業時同寢室同學全何云在筆記本上寫的留言。侯滄海當時嘲笑他酸腐,這些日子不知中了什么邪,經常在腦海中想起這句話。

走了一會兒神,侯滄海將報紙丟到了一邊,拿起區委轉發的文件,看了幾眼后,又回到楊定和辦公室。

“楊書記,有個事情想跟你報告。剛才我翻看文件,看到市委檢查組有一個工作人員是我的同學,大學同學,同班,關系還不錯,就是幫我發文件那位同學,叫陳文軍。我想和他提前溝通,在打分上不敢說能有多大照顧,至少在信息上我們來得快,知道檢查組的工作重點和方法。”

楊定和以前自持是老資格黨委書記,確實過于自信。黑河鎮在前一次環衛評比吃過一次大虧后,他痛定思痛,慢慢調整了工作思路,將黨委書記驕傲收了起來,道:“你找馮諾借一些錢,該請客就請客,該打點就打點。黑河鎮這一段時間遇到的事情多,我們只能吃補藥不能吃泄藥,必須要拿到好成績。你那個同學位置重要,應該維持好關系。”

侯滄海解釋道:“我那個同學是市委辦一般工作人員,作不了主,我主要是想要打探點消息。”

楊定和道:“閻王好見,小鬼難纏,凡是上級部門的人,不管官大官小都不要忽視。”

離開楊定和辦公室后,侯滄海就立刻準備給陳文軍聯系,打電話前,侯滄海不由得想起了上次見面時的情景,心道:“如果陳文軍主動再叫陳華出來,他們絕對就有點意思了。至少是陳文軍對陳華有那么點意思。”

電話接通,侯滄海開玩笑道:“我們聚一聚,這次可是公款,用來攻關,可以吃好點。”

陳文軍道:“攻什么關?”

侯滄海開道:“你這次代表市委機關參加檢查組,是欽差大臣巡視。我提前匯報工作,爭取上級部門好感。”

“屁話。既然公款,今天吃大餐,找個環境好的地方。我等會約一約陳華,我們兩人吃起來沒有意思。”陳文軍在辦公室里打電話總是小心翼翼,今天辦公室無人,說話就隨意許多。

侯滄海道:“你去約陳華,還是我去約?”

陳文軍道:“我去約。”

在辦公室等了幾分鐘,陳文軍的電話回了過來,道:“陳華能參加,那就定在鐵梅山莊,山莊頂上搞了個唱歌的地方,音響效果很不錯,吃完飯我們唱歌。”

畢業前,侯滄海、陳文軍和陳華三人不算是最要好的朋友,畢業后三人因為各種原因留在了江州,在交往過程中漸漸成為兩男一女關系頗佳的小團體。

接近下班時,侯滄海坐車前往鐵梅山莊。每次到鐵梅山莊,侯滄海都會想起前任區委書記張強。這位看起來根深樹茂的區委書記在一紙調令之后便前往市政協擔任副主席,從那一天起,江陽區報紙電視在一夜之間就失去了張強的身影,或者更準確地說是李永強的身影瞬間覆蓋了張強的身影。

誰都能理解這個變化,侯滄海漫步在鐵梅山莊的花花草草之中,思考起生活中的偶然性和必然性。

陳華走進院子就看見在樹下徘徊的侯滄海,道:“喂,你莫非是林黛玉,看落葉傷懷?”

“沒有,在想以前的區委書記張強,他以前經常到這里。”侯滄海的思緒從前區委書記身上回到了現實之中。他瞧了瞧陳華的臉,臉上沒有厚粉,白白凈凈,手指印消失不見。

陳華走了過來,道:“不要細看了,臉上傷大體上好了,否則我也不會出來。”

侯滄海原本想勸陳華與冷小兵趕緊分手,話到嘴邊,又收了回去。

陳華又道:“以前聽熊小梅說,你大學畢業時,最初想要下海。現在還有這個心思嗎?”

侯滄海很認真地想了想,道:“通過畢業后的工作證明,官場這條路,我也能做得不錯。但是,我總覺得和整個黑河鎮甚至江陽區有一種疏離感,和他們有些格格不入。到底應該怎么辦,我也沒有想得太清楚,迷茫啊。我們不談這個沉重話題,走,到包間,聊點輕松的。”

兩人在小包間聊了一會發生在大學寢室的趣事。

陳華聽了男生寢室講的黃色笑話,捂嘴笑道:“其實我們女生寢室也要講色的,只是不告訴你們,先講一個帶色的,讓她了解小梅的另一面。”

侯滄海道:“我先講一個秘密,其實你們寢室發生的大部分事情,小熊都給我講過。”

陳華擺出苦苦思索狀,道:“那我就找一個你應該沒有聽過的。有一天,我們宿舍四個人同一時間做面膜,一個海澡的,黑色,一個綠茶去痘的,綠色,一個冰晶的,透明,一個藥物的,紅色。另一個同學推開宿舍門,看到我們四張臉,笑慘了。”

侯滄海微笑道:“這個我聽說過,當天就知道。”

“戀愛的女人真的不能守住秘密,那我再想另一件。有一次,我們寢室幾個女生突發奇想,到海產品批發市場買了些毛蚶子回寢室自己偷偷煮。我們都是第一次買蚶子,完全沒有經驗,大部分蚶子都是死的,煮了很久,只有十幾個張開口,其余的都很堅強,打死不張口。后來我們決定把蚶子摔破了再吃里邊的肉,李沫就往地上一把一把摔蚶子,一邊摔一邊罵,叫你跟別的女人,叫你跟別的女人。我們最初沒有聽明白是什么意思,想清楚以后笑翻了。”

侯滄海呵呵笑了幾聲,道:“我還是聽過,李沫是你們寢室最幽默的,很有經濟頭腦。”

陳華道:“嗯,她出去就進了家里的企業,比我們思想要前衛。我們寢室在你眼里沒有秘密,以后我要聯合寢室女生批斗小梅。算了,應該輪到你講了。”

侯滄海講了幾個發生在寢室的糗事,惹得陳華咯咯直笑。

“你們聊什么,這么熱鬧?”穿著白襯衣的陳文軍推門而入。

侯滄海和陳文軍在大學時代都是穿著近似的低檔“學生裝”,工作以后,侯滄海穿衣打扮朝著楊定和靠攏,夏天體恤,秋春茄克衫,幾乎沒有穿過西服。陳文軍分到了市委機關,依著同事的穿著打扮對自己進行改裝,在短時間內,他習慣了白襯衣、西服和皮鞋,習慣了把頭發打理得整整齊齊。

陳華望了望衣冠楚楚的陳文軍,道:“在聊大學的事情,等會你也要講兩個你們寢室里的笑話。”

“我們寢室都老實,還是滄海寢室奇人異事最多。”陳文軍落座之時,將椅子朝陳華身旁挪了挪。

人聚齊,服務員開始上菜,開了一瓶酒。

陳文軍平時不怎么喝酒,每次喝了兩三杯后就要用手捂住酒杯,不肯爽爽快快地倒酒。今天他放開了量,接連喝了十個小杯,臉紅紅的,說話也大聲起來。

醉翁之意不在酒,而在于山水之間,陳文軍喝酒不是為了酒,而在于陳華。侯滄海作為一個談戀愛多年的男子,將陳文軍喝酒意圖看得很清楚。雖然陳華有男朋友,侯滄海還是沒有勸說陳文軍甚至用行動在鼓勵,原因很簡單,冷小兵太不是東西,完全配不上漂亮、聰明又嫵媚的陳華。

鐵梅山莊頂部新開發歌廳效果很不錯,器材專業,裝修高雅,很適合江州高端人士或者喜歡假裝為高端人士的人來唱歌。進了歌廳后,侯滄海頓時就由象棋高手和武術高手變成一只病貓,傻坐著喝啤酒,聽著陳華和陳文軍唱歌。

最初陳華和陳文軍分別唱自己喜愛的歌。陳華喜歡唱《冬季到臺北來看雨》這一系列的歌曲,曲調婉轉,淺唱低吟,充滿著憂傷和優美。

陳文軍則有些蒙古風,從《草原之夜》唱到《鴻雁》。他站在大屏幕前,望著草原,把自己想像成一個草原騎馬上:鴻雁、天空上,對對排成行,江水長秋草黃,草原上琴聲憂傷,鴻雁、向南方,飛過蘆葦蕩,天蒼茫雁何往,心中是北方家鄉,天蒼茫、雁何往,心中是北方家鄉,鴻雁、北歸還,帶上我的思念,歌聲遠琴聲顫……

陳文軍當初參加過校園歌手比賽,雖然最終名列孫山,畢竟敢于參加歌手大賽就是實力體現。他的歌聲在小屋里轉圈,演繹出一片大草原風光。

“還要唱什么,我給你們點。”侯滄海拿了一瓶啤酒,坐在點播臺上給兩人輪流點歌。

陳文軍道:“點一首,一雙筷子喲,合唱的。”

“那首嗎?”侯滄海想起與婦科疾病有關的那個廣告,笑了起來。這個廣告經常在電視里出現,三人都很熟悉,皆會心一笑。

陳文軍道:“嚴肅點,這是藝術。”

這一首經典的男女聲對唱。陳文軍和陳華分別拿著話筒,面對屏幕,深情演唱。唱到后來時,兩人在音樂聲中牽了手。

侯滄海喝了一大口啤酒,決定等會就將這個爆炸性新聞告訴給熊小梅。

牽著手唱完歌,陳華面帶紅暈,目光格外溫柔。侯滄海沒有等待兩人點歌,直接又點了一首《風中有朵雨做的云》,這首歌以前侯滄海聽陳華唱過,當時覺得甚為驚艷,今天在這個特殊日子里,就點了這首歌為背景音樂。

音樂響起,陳文軍頗有風度地彎了彎腰,邀請陳華共舞。陳華嫣然一笑,將手掌輕輕放在陳文軍手掌里。音樂聲中,兩人深情款款地慢慢跳舞,完全無視侯滄海的存在。

侯滄海不停地喝酒。這一曲跳完,他就喝了半瓶啤酒。

陳文軍和陳華隨后又跳了三曲,侯滄海則喝得滿腹是酒,道:“你們自己放音樂,我放水去了。”

鐵梅山莊在半山坡,外面是樹林,侯滄海無處可去,在樹林邊上轉了一會圈,找地方放了水,這才回到歌廳里面。小廳里,音樂響起,陳文軍和陳華依然在跳舞。兩人身體處于微妙的距離,能互相嗅到對方味道,又沒有擁抱,偶爾身體能互相碰撞。

侯滄海感覺自己就是一顆大大的白熾燈,照亮了一對幸福的人。

十一點,三人從歌廳里走了出來。侯滄海準備到前臺給陳漢杰打傳呼,被陳華阻止了。陳華道:“我們走路下山,不遠,半個小時就能下山,我走過的。”陳文軍情緒高漲,附和道:“走路吧,等到司機開車過來,我們已經下山了。”

侯滄海道:“好吧,君子成人之美。”

三人沿著蜿蜒公路下山,不時有雪亮車燈刺來。每當這時,陳華就躲在陳文軍身后,很有小鳥依人的感覺。對于侯滄海來說,黑燈瞎火,走在半山坡上,不時被大燈閃眼,這是一件苦惱的事情。對于陳華和陳文軍來說,這是一段讓人覺得幸福的路,是心靈溝通之路,唯一遺憾就是太過短暫。

下了山,走到大街。侯滄海道:“我坐出租車先走,今天由陳文軍送陳華回學院。”

“好。”陳文軍和陳華異口同聲地答道。

侯滄海笑道:“那我就走了,你們慢慢享受這如花似玉的晚上。”

陳文軍道:“亂形容。改天我和你聯系。”

侯滄海坐上出租車,朝著黑河鎮開去,在黑夜中留下了牽著手的陳文軍和陳華。回到家時,時間太晚,侯滄海在女友漢顯上留言:陳文軍和陳華牽手了。

睡下不久,響起了敲門聲音。陳文軍在外面道:“我是陳文軍。”

侯滄海睡眼朦朧地開了門,道:“你怎么到我這里來了?”

陳文軍進屋后仍然在心情激動地轉圈,道:“把陳華送回學院了,過來聊聊。有茶沒有,泡杯茶。”

侯滄海宿舍里有一個以前辦公室用過的舊熱水器,還能夠正常使用。辦公室換熱水器時,這個舊熱水器原本準備當廢品扔掉。為了節約錢,他就帶到了寢室。

陳文軍將熱茶杯抱到了手里,道:“我要正式追求陳華。”

侯滄海道:“你們不是已經好了嗎?”

陳文軍搖了搖頭,道:“現在最多算是心有靈犀一點通,我們之間還有些障礙。你要相信我,我會把所有問題解決。”

侯滄海望著沉浸在戀愛中的人,感嘆道:“那就快刀斬亂麻,趕緊下手。”

當夜,陳文軍留宿于侯滄海宿舍。陳文軍躺在床上不停地談論悄然而至的愛情,直到睜不開眼睛的侯滄海發出呼嚕聲,這才作罷。

第二十二章 醉至秦陽

早上陪著陳文軍吃過早飯,讓陳漢杰開車送其回到市委辦。

送走陳文軍時,侯滄海想起了書記楊定和曾經告訴自己的駐村小訣竅:幫助村干部解決個人困難,就等同于推動工作。

他腦洞大開,這其實是一個放之四海皆準的道理:比如自己這些天來自覺自愿地成為一顆白熾燈,照亮了陳華和陳文軍牽著的那雙手。其結果就是陳文軍這位大學同班同學由普通同班同學一下就躍升為能一起睡覺的好朋友,友誼提升速度極快。

友誼提升速度加快,不是功利,而是一種人性。

隨后而來的是市委檢查組對各區縣城鄉環境整治推薦點的考察。由于有陳文軍提供有用信息,黑河鎮能夠及時準確地了解到考察組動態,準備工作相當充分,也極具針對性。所以,這一次市委檢查組對江陽區推薦的黑河鎮評價相當高,在最后的綜合報告中數次表揚了黑河鎮。

在區委相關會議上,鮑大有再一次談起督查工作的重要性。他著重談起區委督查辦對黑河鎮的督查:黑河鎮經過督查以后,及時把問題解決掉,從而由落后變成先進,還得到市委檢查組的肯定。從這件事情,說明了督查工作的重要性,以及各單位應該如何對待督查。

楊定和對侯滄海在城鄉環境整治工作中做出的突出貢獻心中有數,修改了對于發表文章的獎勵政策:凡是能在市委相關部門的信息、簡報上發表了文章的,一律獎勵五百元。

黑河鎮的簡報要登上市委相關信息和簡報難于上青天,以前一年有一、兩條就算不錯了。大家對這條政策沒有什么反響。侯滄海就不同了,每個季度都有文章在市委相關部門的簡報上露露臉,既賺名氣,又拿獎金,還討領導喜歡,這真是一舉多得的好事。

星期五下午,青樹村包青天書記來到辦公室。包青天真名叫包大海,是一個很有氣魄的名字。他擔任了多年村支部書記,由于辦事公道,得了一個綽號叫包青天。包青天這個名字很有說服力,代替了那個很有氣魄的包大海真名。

“侯主任,你要到青樹村駐村?”包青天聲音很大,進門就直截了當地發問。

“楊主任最近身體不太好,走路困難,所以我就來駐村。”侯滄海趕緊給包青天倒了水,又發了一枝煙。

包青天坐了下來,道:“以前楊主任當駐村組長,杜靈蘊是組員。現在是你當駐村組長,還是杜靈蘊當組員。晚上有空沒有,青樹村請你們兩個吃頓飯。”

侯滄海道:“包書記太客氣,這頓飯我來請。”

包青天道:“你請啥子喲,青樹村窮是窮點,請你們吃頓飯的錢還是有,就到張氏臘排骨總店,晚上喝一杯。”

周末沒有公事,侯滄海原本準備下班以后到秦陽與女友會面。但是這一次與包青天的晚餐非常重要,絕對不能拒絕,否則會給青樹村兩委會一班人留下不良印象,后患極大。

侯滄海滿口答應了包青天,又通知了杜靈蘊。在前往黑河張氏臘排骨總店前,他給女友發了漢顯信息:晚上有事耽誤,明天到秦陽。

熊小梅天天計算著時間,希望早日能和侯滄海相見,接到傳呼機信息之后,失望,又傷心,吃罷晚飯,無心看電視,關了房門,拿了本瓊瑤的書隨意翻看。書中愛情在幾年前曾經深深地打動過她的心扉,今年在房間里看起來,每個字都認得,就是難以進入腦中。

她決心給侯滄海買一個漢顯傳呼機。如今自己有個傳呼機,所以侯滄海總是能聯系到自己。侯滄海沒有傳呼機,沒有手機,只要不在辦公室里,自己根本無法找到他,就如風箏斷了線,無法聯系。這種感覺非常不好。

在寢室里坐了一會,她放下書,到外面溜達。

大部分星期五晚上,熊小梅都要出去和侯滄海相會,熊恒遠和楊中芳對此心知肚明,裝作不知道。今天熊小梅出去以后,夫妻倆坐在沙發上議論。

“侯滄海來了?”熊恒武發問。

楊中芳看了一眼掛在墻上的電子鐘,道:“應該不是,侯滄海來到秦陽一般在九點鐘左右,往常二妹都是八點半鐘才出去,現在太早了。老頭,既然二妹鐵了心要和侯滄海耍朋友,干脆就讓他住到屋里,就住客廳。”

熊恒遠頭搖得如撥浪鼓,道:“我們不能妥協,妥協以后,他們會得寸進尺。”

楊中芳道:“侯滄海住賓館,小梅肯定要去,如果被公安抓了,兩人工作都要除脫。讓他們進屋,在我們眼皮下面,反而做不了什么。”

熊恒遠犟著腦袋道:“要住進來,得侯滄海來求我們,現在搞反了,居然是我們去求他,沒有這出戲!”

楊中芳對固執了一輩子的老伴沒有太多好辦法,嘆了口氣,回到寢室,躺在床上。

在樓下公共電話亭,熊小梅打了陳華的傳呼號,等了不到三分鐘,電話就回過來了。

“聽說,你和陳文軍有那個意思了。”

“戀人之間果然沒有秘密,前一次我們三人聊天,我們講各自寢室趣事,結果我講的事情他全部知道,你完全就是我們寢室的臥底。”

“哎,男女朋友哪有秘密。那事,你是怎么打算的?”

“以前我認識陳文軍,對他沒有感覺。客觀地說,他進入市委機關以后,進步很大,比起大學時代完全如變了一個人,辦事老練,很沉穩。侯滄海變化也很大,以前天天練拳和下棋,如今知道追求進步,寫得一篇好文章。”

“你別提他了,原本今天要到秦陽,結果又有事耽誤。”

“你要理解侯滄海,他要在單位干出成績,必須得花時間,魚和熊掌不能兼得。我如果找到侯滄海這種老公,就很知足。你要相信我的眼光,侯滄海肯定會干出一番事業來的。你辛辛苦苦培養了侯滄海,臨到要豐收了,千萬要堅持住。少抱怨,多支持,耐心等他成長。否則讓其他女人摘了桃子,你哭都來不及。”

“女人的青春有幾年,等他成了氣候,我都老了。”

兩個閨蜜在電話里聊了十來分鐘,放下電話,熊小梅心氣順了,在外面轉了一圈,開始擔心侯滄海喝酒太多傷了身體。苦于侯滄海沒有傳呼或手機,想叮囑也沒有辦法。前些天學校恰好發了一筆近兩千塊錢課時費,她暗自下定決心:“算了,不賣傳呼機了。明天要給侯滄海直接買一部手機,免得到時聯系不上,干著急。”

熊小梅想著給侯滄海買手機時,侯滄海正在陪青樹村兩委一班人在黑河街道上喝酒。黨政辦侯滄海和杜靈蘊組成了一個駐村組,以侯滄海為組長,杜靈蘊為組員,算是最年輕的駐村組。侯滄海為了取得村干部的信任,放開肚皮喝酒,碰杯,劃拳,場面熱鬧得緊。

三輪之后,大家都有了酒意。

包青天單獨與侯滄海碰了酒,道:“青樹村扯皮的事情不多,農業稅和提留統籌也收得起來,只有一件事惱火。”

侯滄海道:“什么事情惱火?”

包青天道:“青樹村在城邊,又在交通要道上,這些年城市發展快,青樹村征地任務重。”

侯滄海知道征地拆遷是一件天大的難事,在酒精作用下,同時為了給村干部打氣,他舉著酒杯道:“沒有什么了不起的,兵來將擋,水來土淹,只要有包青天在,肯定把事情弄得好。”

包青天喝了約四五兩酒,情緒上來了,道:“現在事情不好做,主要原因是領導添亂,不是我們鎮里的領導添亂,是區里領導不了解基層,凈是瞎指揮。”

酒品見人品,在喝醉酒時最能了解一個人的本性,侯滄海盡管喝得不少,肚子里開始翻江倒海,意識相當清楚,故意道:“區里領導大部分在鄉鎮工作過,怎么會瞎指揮。”

包青天徹底打開了話匣子,道:“去年底搞征地拆遷時,我們村有一戶拖著不拆,提出了很多條件,楊書記硬氣,就是不答應,理由很簡單,如果答應了他,已經拆遷的找來怎么辦?最錘子的是上級領導,三番五次來壓楊書記,堅持要趕快拆遷,說是拆遷慢了就要影響工程進度。后來區領導也出了面,我就不點是哪個區領導了。楊書記最后頂不住了,在正常補償基礎上硬是追加了不少錢。都是悄悄加的,用各種名目。”

說到這時在,他瞪著眼珠子,對其他村干部道:“你們幾個都知道此事,要把嘴巴管緊,哪個漏了風,要負全部責任。”

村主任老楊道:“包青天,我們這個班子六七年了,大家嘴巴都緊,否則早就鬧開了。”

“現在就是這種風氣,會哭的孩子有奶吃,鬧一鬧就能多得錢,這種影響非常惡劣,不打擊,反而遷就,時間久了,好人也會變壞。以后工作會越來越難開展。”侯滄海在黨政辦公室,接觸了相當多的材料,同意包青天的說法。

包青天道:“侯主任說是正理,我反復琢磨過這些事情,對社員來說,鬧一鬧沒什么危害,還會得到好處,不鬧才是傻瓜?剛才你說過打擊的事,鎮政府又沒有執法權,拿拳頭來打嗎?根本沒得辦法。區里領導是軟殼蛋,怕擔責任,遇事繞邊邊。還有一種情況,區里很多時候老是想著趕工期,往往手續沒有辦完就急著動工,現在好多涉及到占地拆遷的工程項目,根本沒有按照程序來走。最荒唐的是有些大領導想起什么就是什么,下來視察,嫌路窄了,說要加寬,下級為了拍馬屁,在大領導面前梳光光頭,手續不辦就開始拆遷征地。既然政府程序上不完善,半夜還真怕鬼叫門,對所謂的釘子戶也就不敢打擊了,真要打官司,政府不一定打得贏,遇到釘子戶,只好下軟蛋。”

聽了包青天一席話,侯滄海暗自贊揚基層干部的水平,文憑是文憑,見識是見識,文憑和見識還真不能劃等號,很多學歷很高的人論見識來說還真不如基層工作者。

包青天又和侯滄海碰了一大杯,放下酒杯后,他鄭重地道:“侯主任,你要駐村,我歡迎。有一句話我得說清楚,凡是征地拆遷的事,我不聽你的,你得聽我們村里。”

這是一個很敏感的事,侯滄海不能答應,又不能過于生硬,就道:“包青天,來,我們再碰一杯。”

喝酒到十點才結束,侯滄海豪放過度,現場直播,吐得稀里嘩啦。

侯滄海醉得大吐,村兩委干部都十分高興,覺得侯滄海耿直,能跟村干部打成一片。

极速11选五网络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