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就好!"魯政示意大家都坐下。其實也就五六個人,除了翟太平、蔣一諾,還有樂楚、姚則之。坐定后,翟太平把清溪桃花水母開發的情況又匯報了一遍,特別提到馬上要在省城召開新聞發布會,到時候請魯省長光臨指導。

  葉心凌聽著,想提議新聞發布會是不是該推遲些,但她又找不出充足的理由,便沒有說,只是拿眼看了看魯政。魯政笑著,說:"一定會去。清溪嘛,出了這樣的好事,也是全省的好事啊。我看照片上桃花水母很美嘛!我們現在的經濟發展,就是要多找路子,善于找路子,而且要找有特色的路子。開發桃花水母就是這樣的,也符合科學發展的要求,這是好事。只要有利于經濟發展,有利于老百姓致富,我們政府就應該做,而且要大張旗鼓地去做!"

第59節:桃花水母(9)

  蔣一諾帶頭鼓起了掌。翟太平也跟著鼓掌,笑道:"魯省長的指示太好了,這給我們清溪桃花水母的開發指明了方向。我們一定不辜負魯省長的期望。來,我們共同敬魯省長和葉小姐一杯!"

  魯政依然笑著,把杯子微微舉了舉,象征性地喝了一點兒。

  葉心凌本來不準備喝,但是一舉起杯子,心情突然像是找到了一個爆發點,酒在她的眼前晃蕩,變得像桃花水母一樣迷人,她一仰脖子喝了下去。魯政不解地看著她,問:"行嗎?"

  "行!"她答道,眼睛卻沒有看他。

  魯政又轉過頭,和翟太平談起話來。不一會兒,樂楚端了杯子,對魯政道:"這杯酒我也不敬省長,只敬一下江大的老校友。您是江大的驕傲啊!"

  "樂楚同志也是江大畢業的?"魯政問。

  "是,不過我比您枉長了幾歲,沒什么出息啊!"樂楚道。

  魯政把杯子拿起來,說:"樂書記這話不對啊,你也是縣委副書記了嘛。江大的校友都是好樣的,是吧,心凌?"他說著轉向葉心凌,又似乎覺得剛才的稱呼太親昵了,便回過頭對樂楚道,"來,咱們喝了。"

  "喝!"樂楚把酒喝了下去,這次魯政喝得多了些。樂楚又過來敬葉心凌的酒,她忙擋道:"樂書記,我們就不喝了吧。前天,我們不是喝過了嗎?要喝,我先敬你。"

  "哈哈,承蒙葉小姐看重。您是學妹,敬我也行,待會兒我再敬您。"樂楚看著葉心凌將酒喝了,他自己也喝干了,說:"葉小姐就是豪爽,不愧是魯省長的得意門生啊!"

  魯政望著葉心凌,心想,這傻丫頭今天怎么了?但是在這樣的場合,他也不好多說,便任她喝了。

  結果自然不出魯政所料,葉心凌喝多了。他也喝了不少,樂楚還喝得差一點兒就吐了。翟太平說:"今晚的氣氛好,魯省長這么平易近人,大家才放松地喝。不想……"

  "酒到佳境,心曠神怡啊。好,沒事!"魯政讓翟太平他們都回去,說明天一早要去桃花潭看桃花水母,大家都早點兒休息。

  翟太平和蔣一諾陪著魯政和葉心凌上了樓,先把葉心凌送到房間,然后再送魯政。兩人在魯政的房里稍稍坐了一會兒,便告辭了。

  他們剛走,葉心凌就接到了魯政的電話。他第一句話就問:"怎么了?喝那么多?有事?"

  "沒事,我就是想喝。"她邊笑邊說。

  "傻丫頭,過來吧!"魯政道。

  雖然才幾天沒見,魯政的激情卻像暴風雨一般席卷著,葉心凌被裹挾在其中,似乎成了一只隨水飄浮的桃花水母……

  這會兒,魯政的鼾聲平穩而有節奏,她卻睡不著了。本來,當她走進魯政的房間時就想告訴他,她對桃花水母這件事有了不同的想法。但是,還沒等她來得及說,便被他淹沒了。淹沒之后,魯政便沉沉睡去了。

  天亮醒來,她發現魯政像一頭雄獅,正在她的那片領地上開墾。她先是被動地迎合著,但是,在這雄獅的力與美的誘惑之下,她內心深處的激情被喚醒了。她迎合著,翻滾著,扭動著,呻吟著……

  與以往在大湖別墅不同的是,激情過后的魯政今天不會再匆忙離開她了。他的日程安排就在清溪。

  頭枕在魯政的臂彎里,葉心凌問:"你真的是為我而來?"

  "真的!這還能有假!"魯政用手撫摸著她的秀發,又聞了聞。

  她笑道:"不是吧?是為桃花水母吧?"

  "傻!我一個副省長,真的能為那小蟲子而來?不過是說給他們聽聽罷了,其實他們也知道。那個翟太平厲害得很,情報工作搞得很出色啊!"魯政的手從頭發上往下移,到了她的頸項上。

  她把頭撐起來,問:"你真的認為清溪有桃花水母?"

  "怎么問這?不是你說有嗎?你說有,就有。你不是他們的形象大使了嗎?"魯政的手繼續向下,停在了她豐滿的胸部上。

  她動了動身子,說:"那是以前。這兩天,我怎么老是感到這件事從頭到尾就是不真實。特別是縣里這么大張旗鼓地搞,我更加感到不能理解了。"

  "有什么不能理解?他們要的是造勢,是影響。桃花水母對于他們也只是個道具啊!"魯政說完,手上暗暗地用了把力。她的心一顫,但隨即就恢復了。她問:"既然你清楚,為什么還答應他們的新聞發布會?這件事我怕影響不好……"

  "沒事的。一個縣里的事嘛,讓他們放手干吧。我去出席,也是理所當然嘛。不說清溪,就是為了你,也得去吧。"魯政笑道。

  "他們不是另有打算吧?"她昂著頭,望著魯政。

  魯政問:"什么打算?還能打算到我頭上?不過就是做做樣子,搞點兒名堂,讓省里關注關注。清溪縣委書記的位子一直空著,他們可能也有這方面的意思吧!"

第60節:桃花水母(10)

  "啊?"她覺得魯政這話可能真的說到了點子上。這幾天,翟太平、蔣一諾為桃花水母奔波,樂楚主動送她回房,還對她講了一番意味深長的話。也許只是他們的方式不同,目的卻是一樣的。

  "我想跟你商量件事……"她望著魯政。魯政點點頭,她說:"我不想做什么形象大使了。"

  "這不太好吧?"魯政也望著她,眼神里有些憂郁,"他們的一切工作都做得差不多了,這個時候你退出去,可能不太好。我看這樣吧,還是堅持幾天,等新聞發布會開了再說。"

  "可是,我真的不想做什么形象大使了。前幾天我父親來過電話……他也覺得這事玄。何況我到了桃花潭,沒看見桃花水母,當地人也說沒看見過。這不是搞假嗎?"她這次終于說出了一直在她的大腦里旋轉了無數次的"搞假"兩個字。

  "搞假?不能這么說!你這可是說重了啊!"魯政說著,拉過她,又輕輕地吻起來。這時候,她感到了一陣無由的悲哀。她閉著眼,任魯政熾熱的呼吸在她的嘴邊蕩漾,而心思卻變得空茫了。

  上午,翟太平、蔣一諾、樂楚和姚則之,陪著魯政副省長到清溪鎮。魯政說這是私事,不要搞影響,把兩輛小車換成了一個面包車,大家便坐在一輛車上。

  葉心凌坐在前排副駕駛的位子上,看著車子行進過的路。幾天前,她曾沿著這條路到過桃花潭。她想起了桃花潭附近那個慈祥的老人。

  到了清溪鎮,沒有停車,只是前面多了輛小車。再往前走,葉心凌知道要下車了,因為前面沒路了。可是,車子并沒有停。她朝車窗外一看,前面居然修了條路,不僅能通車,而且還很寬。路兩邊甚至栽上了樟樹。她的驚訝不亞于第一次看到關于桃花水母的消息。這修路的速度確實驚人,不就三天時間嗎?三天居然讓這條她當時必須步行的小路變成了一條能行面包車的公路!

  不到十分鐘,兩輛車停在了一戶人家的門前。大家下了車,翟太平將鎮里的干部向魯政和葉心凌作了介紹。葉心凌看到朱波站在后面,胸前掛著相機,手上拿著一大沓資料。見到她,朱波似乎有意識地轉了轉頭。她再看旁邊的房子,竟就是上次來桃花潭時看到的房子。那位老人正站在門口,手里還是拎著那只旱煙袋,只是他現在的神情不再那樣平和與從容,而是顯出些許緊張。

  清溪鎮的王書記上前給魯政介紹說:"這是周老二,他家祖輩就住在這桃花潭邊。這次他也是桃花水母的目擊者。"

  后一句話讓葉心凌大吃一驚,老人也成了桃花水母的目擊者?怎么上一次遇見他時,老人從來也沒提起過?并且老人還陪著她繞桃花潭轉了三圈,一直都說從沒見過桃花水母。這會兒怎么成了目擊者?

  "您好,周大爺,我是……"她上前跟老人打招呼,老人卻轉過臉,跟著王書記往潭邊去了。

  "這是……"她拉住姚則之,問道,"姚主任,這是怎么回事?前幾天,周大爺說他從沒見過桃花水母的?還有這路?"

  姚則之哈哈一笑,說:"那是他保密嘛。至于這路,村村通工程正好修到這兒。在鄉下,一日一變也是很正常的啊!這個請葉小姐放心。"

  魯政見她正和姚則之說話,就停下來,葉心凌望著他說:"變化太大了……"

  "是嘛,所以我要來看看嘛。不看不知道啊。"魯政顯然沒有領會到葉心凌的意思。葉心凌也不再說什么。

  大家繼續往前走,幾株桃樹映入眼簾。

  翟太平說:"魯省長,這便是桃花潭。"

  "桃花潭?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倫送我情。就是這兒?"魯政站在潭邊上問。

  蔣一諾答道:"就是這里。朱站長,過來,給魯省長匯報一下。"

  朱波往前走了幾步,停下來,眼睛望著潭面,說:"魯省長,我就是在這兒發現桃花水母的。就這兒。"接下來,他又將發現桃花水母的事重述了一遍。

  魯政彎下腰,看了看潭面。水是靜的,也是清澈的。但是,此刻的水里,是沒有桃花水母的。桃花水母定格在朱波的照片里了。

  "你當時怎么不留下一點兒?"蔣一諾對朱波道。

  朱波紅著臉,囁嚅著:"我……我哪里知道?要是知道,不就……還是這樣子?"

  魯政又問身邊的周老二:"您也看到了?"

  葉心凌望著老人,老人的臉古銅般凝重,面無表情地說:"我是看見了。是在朱站長看見的頭一天。潭里有一些,可是不多。我還喊村子里其他人來看過,他們說,那不就是小蟲子嗎?哪知道是個神物呢。"

  她心里的驚訝又上升了好幾分,老人說出的話,就像扔在桃花潭里的石子,使潭水開始涌動。她馬上問道:"周大爺,我前幾天來的時候,您怎么說沒見過?還說祖輩都沒見過?您這是……"

第61節:桃花水母(11)

  老人并沒有看葉心凌,只是把旱煙袋在膝蓋上磕了磕,沒有回答。

  樂楚上前道:"周大爺,葉小姐問您話呢。"

极速11选五网络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