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心凌完全沒有想到,從下午三點半起,清溪縣政府領導班子基本上只圍繞著一件事情在運轉:盡快找到她。

  事情的起因很簡單,也很偶然。下午剛上班,清溪縣縣長翟太平來省政府找分管計劃的魯政副省長匯報工作。等了一個多小時,魯政總算從一個會上回來了。

  魯政聽了翟太平的匯報后,簡單問了些情況,便埋頭看文件。翟太平正要出去,魯政卻叫住了他。

  "清溪?哦,你們那兒有桃花水母?"魯政問。

  翟太平的大腦迅速地轉了一圈,桃花水母?說老實話,他不知道。但是魯副省長問了,他只好含糊地應著:"桃花水母?好像有,好像有。"

  "是吧?好,好。我的一個研究生從你們政府網站上看到了清溪發現桃花水母的帖子,就到你們那兒去了。她是專門去看桃花水母的。"魯政笑著道,"她姓葉,也是你們清溪人。"

  "姓葉?魯省長,我馬上讓人問問。"翟太平認真地回答著。

  魯政把手邊的文件往桌邊推了推,笑了笑說:"也沒什么,別管她,更別驚動了你們縣的那些人,我怕到時候搞得影響不好。"

  "我知道,請魯省長放心。"翟太平說著就出來了。他沒有馬上離開省政府大樓,而是在秘書二處找到了他的清溪老鄉黃揚處長。

  他問:"魯省長還帶著研究生?"

  黃揚說:"是的,一直帶著。他本來就是江大的校長,當副省長后,仍一直掛著教授的職銜,帶研究生也就不稀奇了。"

  翟太平又問:"是不是有個姓葉?清溪人?"

  "這個我可不太清楚,不過我現在可以幫你打聽。"黃揚說。

  黃揚打了幾個電話,很快就弄清楚了。魯副省長的研究生中確實有個姓葉的女生,叫葉心凌,是清溪縣人。而且,提供消息的人強調說:魯副省長很喜歡這個女研究生,聽說在大湖邊還專門給她買了一套別墅。不過,當然只是聽說……黃揚在給翟太平復述時,也特別強調了"當然只是聽說"這句話。最后,黃揚半開玩笑半是批評道:"你這個翟縣長啊,清溪出了這樣的女才人都不清楚,真是失職啊!"

  "是有些失職。"翟太平說,"這下我心里有數了!我馬上安排,將功補過!"

  出了省政府大門,翟太平在車上就給本縣的常務副縣長蔣一諾打電話,將事情的前前后后說了一遍,然后強調:"一定要想辦法盡快找到葉小姐。這可不是一般的人。聽著,找到后迅速安排好,要按最高規格安排。其余的等我下午回去后再定。另外叫人查查桃花水母的事。"

  "什么?桃花水母?"蔣一諾愣了。

  翟太平大聲道:"就是桃花水母,馬上叫人查些資料,特別是縣里關于桃花水母的情況。"

  蔣一諾說:"我明白了,立即安排人去辦。"

  從這一刻起,清溪縣政府的工作重點轉到了葉心凌身上,或者說是轉到了桃花水母這件事情上。蔣一諾馬上召集有關部門的負責人參加會議,組成了兩班人馬。一班負責尋找葉小姐,另一班負責搜集有關桃花水母的資料。所有工作由蔣一諾親自抓。

第52節:桃花水母(2)

  縣政府辦主任姚則之,負責帶人尋找葉心凌。在出發之前,尋人小組又碰了一下頭。姚則之強調說:"不能無的放矢地亂找,要理清頭緒,順藤摸瓜。既然是清溪人,就能找到線索。"果然,一打聽,就知道這葉小姐家在清溪縣山口鎮風光村。村里很快報來了葉小姐的手機號碼,姚則之試著撥了兩次,都是關機。他當機立斷,決定直接到山口鎮葉小姐的家里去。

  "她既然已回到清溪,豈能不回家?"姚則之肯定地說。他讓人買了一些水果和營養品,一路直奔山口鎮。鎮干部、村干部早在那里候著了。

  一行人到了葉心凌家,把她老實巴交的父親嚇了一大跳。他先是以為女兒出事了,再一聽,原來是縣里的領導專程來找女兒的。而且,大包小包的放了一桌子。

  姚則之問葉心凌的父親:"葉小姐一直沒回來?她在清溪縣城里是不是有什么要好的同學?"

  "一直沒回來。要好的同學,好像也沒聽說過。這丫頭……"老人有些急了。

  姚則之也有些急,不過他們急的內容不一樣。姚則之嘆了口氣,說:"既然沒回來,那我們就走了。我給您留個號碼,她一回來您就告訴我。"

  姚則之回到了縣政府。另一組查資料的工作有了很大的進展。他們不僅查出了足足一尺高的有關桃花水母的資料,而且還查出了清溪出現桃花水母事情的緣由。他們在政府網上找到了一個網名叫清溪客的人發的帖子,又通過電信部門,查到了清溪客發帖的IP地址,可是接下來的工作就不順利了。清溪客發帖的地方,是個網吧,里面沒有人認識這個網名叫清溪客的。線索一斷,他們的工作沒法再開展,再加上又到了下班時間,只好鳴鑼收兵了。

  蔣一諾聽了兩個組的匯報,說:"先吃飯,再繼續工作。十點鐘之前,兩個組的工作務必都要有進展。"

  飯后,姚則之又將全組人員召集過來,商量晚上怎么去找人。在清溪,找一個人,說難也不難;可是,真要找起來,說容易又實在不容易。

  大家沉默了一會兒,最后,姚則之作出了決定:"大家分頭到各大賓館去查。葉小姐既然到了清溪,又沒回家,就有可能住在賓館。按葉小姐現在的身份,她不會住車站邊的那些小旅館,她能看上的,也就三四家。"

  姚則之帶著幾個人到了清溪賓館,一查,還真查著了。葉心凌是下午入住的,住312房間。姚則之喜不自勝,馬上上樓,按了好大一會兒門鈴,卻沒人應。值班的服務員說:"她可能是出去了,沒見她出來吃晚飯呢。"

  "那就在下面等吧。"姚則之對其他幾個人說。

  他們下了樓,開了個房間,又跟服務員交代了幾句,便打起牌來。打牌前,姚則之將情況向蔣一諾作了匯報。蔣一諾說:"很好,太平縣長剛回來就問到這事。找到了,你們先告知葉小姐一聲,明天早晨太平縣長要來拜訪她。另外告訴賓館,把葉小姐安排到那套最好的貴賓房里。"

  姚則之說:"行,我就辦。"

  幾個人打著牌,快到十點的時候,山口鎮的鎮長打來電話,說葉小姐已經主動與她父親聯系了,就住在清溪賓館。剛才她在外面上網,馬上就要回房間了。

  姚則之馬上停止了打牌,來到賓館大廳,剛站穩,就見一個年輕女子走進了賓館。姚則之看她那氣質與模樣,就猜想一定是葉小姐,上前一問,果真就是。

  姚則之說:"葉小姐,聽說您回到清溪,我們翟縣長高度重視,這不,讓我先來安排。啊,對了,我是政府辦主任姚則之。"

  "姚主任?這……"葉心凌正要問,姚則之道:"這樣吧,事情等明天再說。晚上葉小姐住的房間,我們剛才已幫您換了,行李也拿過去了。服務員,過來送葉小姐到貴賓房去。"

  葉心凌詫異道:"換房?沒必要吧。怎么回事?我都被你們搞糊涂了。"

  "您就別問怎么回事了。走,我送葉小姐過去。"姚則之說著就和服務員一道在前面走,葉心凌只好木然地跟在他們后面。她想起剛才父親在電話里面告訴她的一切,再加上現在這場面,她心里一點兒底也沒有。

  到了貴賓房,姚則之說:"時間已經不早了,我們也不打擾葉小姐了。您先休息,明早翟縣長過來陪您吃早飯。"

  "翟縣長?我怎么……"葉心凌更困惑了。

  姚則之一笑:"葉小姐放心地休息,關于桃花水母的資料,我們正在為您準備。您安心地休息,我們就不打擾了。"

  姚則之等人走后,葉心凌坐在沙發上,心里的疑團越結越大。她是看了清溪客的帖子后,一個人悄悄回到清溪的,怎么就驚動了縣政府的人?而且連縣長都要來陪她吃早飯?這事真是太離譜了,至少在她看來,這事就像天方夜譚一樣。從小到大,她見過很多人,但還沒見過清溪縣的縣長。在鄉下,縣長就跟皇帝差不多,一般的平民百姓怎么能見到他?

第53節:桃花水母(3)

  這貴賓房比她下午住的那個標準間高級多了,是里外套間。外面會客,里面是臥室,鋪著地毯,燈光柔和安靜,顯得溫馨宜人。更令她高興的是,這個套間里居然可以上網。可是,她的心卻怎么也安靜不下來,倒不是因為下午去桃花潭沒有看到桃花水母,而是因為這突如其來的政府辦主任,還有明早將過來陪她吃早餐的什么翟縣長……

  桃花水母?也許是為了桃花水母。剛才姚主任就提到了關于桃花水母的資料,說明政府來找她至少跟桃花水母的事有關。可是,他們怎么知道她來到了清溪?難道是看了她在清溪客的主帖后回的帖子?不太可能。難道是從桃花潭邊她遇到的那個姓周的老人那里知道的?好像也不太可能。難道會是魯政?

  魯政是葉心凌的校友,只是比她整整高了二十屆。魯政第一次出現在江大時,是作為校友回來參加江大百年校慶的。當時的魯政英姿勃發,神采奕奕。校長介紹說,魯政是江南省的副省長,海歸經濟學博士。校慶典禮后,魯政面對全校師生,發表了長達兩個半小時的激情演講。他旁征博引,妙語連珠。葉心凌覺得,她從來沒有見過這么博學的人,而且,還是一個副省長。聽別的同學說,魯政一邊當著副省長,一邊還帶著研究生。

  愛情的光環就在那一瞬間在葉心凌的心頭升起來了,毫無遮攔,迅猛異常。葉心凌感到了被灼燒的快樂,同時也被自己內心的改變嚇了一跳。

  后來,魯政向學校提出,要在江大選擇兩個成績好的學生做他的助手,將來可直接讀他的研究生。就這樣,品學兼優、相貌出眾的葉心凌和另外一個男同學被榮幸地選中了。再后來,魯政看她的眼光也變得異樣起來。當初冬的湖面上升騰起白霧時,她搬進了魯政特意為她購置的湖邊別墅,隨后就度過了她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個夜晚。她甚至覺得在那個夜晚,她是自覺的,也許還有些主動。雖然他們走到了一起,但在她對他的感情里,導師的成分占了一半,另一半才是男女之間的愛情。這兩種感情混合在一起,使她對他,不僅僅有愛慕,更多的是崇敬、服從和依賴。就像她喜歡他喊她傻丫頭一樣,兩情交融時,他們是情人;而更多的時候,他們是師生,是父女……

  想到魯政,葉心凌不免心里一激靈,也許就是魯政。魯政知道她來清溪,而且知道她來是為了看桃花水母。她上午與魯政通過電話,按剛才姚主任說的,下午清溪縣政府就介入此事了。魯政是副省長,現在找她的是清溪縣政府,這事的邏輯性就出來了,也連貫了。但是,魯政為什么要告訴他們她到清溪來了呢?

  她馬上給魯政打電話,可他的手機關了。魯政家里的電話號碼她也有,但是她沒有打,因為她覺得那不合適,也不應該。

  早晨八點,她洗漱完畢正要出門,門鈴響了。她開門一看,見服務員手里捧著一束鮮花,笑吟吟地說:"這是我們縣政府送給葉小姐的。翟縣長已經在樓下等您了。"

  葉心凌下了樓,看見一個高個子中年男人坐在沙發上。

  兩人相互看了一眼,就知道對方是誰了。

  翟太平笑道:"葉小姐,歡迎您回到家鄉。聽魯省長說,葉小姐回清溪考察桃花水母,我很高興啦。這說明葉小姐對家鄉有感情,關注家鄉。桃花水母的問題,是個大問題啊,值得認真研究!"

  葉心凌聽著,覺得翟太平這話有些滑稽。但是,她還是笑了一下,說:"我這次只是出于好奇才回來看看,其實你們這樣……"

  "這是我們應該做的嘛。不要說魯省長,就沖著您對清溪的這片感情,我們也應該這么做嘛。走,我陪您吃早餐去。"翟太平說完做出"請"的手勢,葉心凌只好跟著他來到了餐廳,一看就他倆客人,服務員倒是站了一大排。

  葉心凌正納悶,翟太平道:"清溪的經濟條件有限,若招待不周還請葉小姐多多包涵。上午政府要開個會,專門研究桃花水母的事。我想請葉小姐去給我們指導指導。"

  "這……這怎么行?專門為桃花水母這事開會?不太合適吧?我去過桃花潭,并沒有看見桃花水母,到現在也沒聯系到在網上發帖子的清溪客。我懷疑是不是有人隨便一說,倒讓我當真了,還麻煩了你們。我待會兒就準備回省城。"

  葉心凌剛說完,翟太平就笑道:"葉小姐不能走。這個……這個桃花水母的事,我昨晚回到清溪,也作了點兒調查。我們還派人到桃花潭去了,見到了潭邊的周老二,他把您的情況簡單地講了一下。雖然您這次沒看見桃花水母,但我們以為并不能代表就沒有桃花水母。是吧?"

  "當然可以這么說。"

  "那就好。既然可能有,就行。而且據蔣縣長了解,可能有人拍到了桃花潭桃花水母的照片。上午我們就請他送過來。如果都沒錯,我覺得這對清溪是個機會。所以,我還是想請葉小姐在清溪多待幾天。魯省長那邊,有什么情況我來報告。"

第54節:桃花水母(4)

  "那倒不必。你是說,有人拍到了照片?"

极速11选五网络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