頓的老板,他有一個加油站。他以這個加油站做抵押,建了兩個加油站;爾后又

以兩個加油站做抵押建了四個,這樣,就象滾雪球似的,很快他的加油站遍布全

國各地……”

薛行長點點頭,說:“不錯,這個思路不錯。”

老千也說:“有氣魄。我看行。”

這時,任秋風說:“有多家銀行,連著找我,爭著要給我貸款。所以,你們

的錢,對于金色陽光來說,不算什么。”說了這話后,任秋風才覺得,他坐得穩

了些。

這時候,那姓郭的皺了一下眉頭,突然說:“怎么,好象有哭聲?”

老千說:“不會吧?放的音樂,巴赫的鋼琴曲。”

薛行長也說:“有么?我怎么沒聽見?”

任秋風說:“我也聽到了,是,隱隱約約的。”

老千說:“不會吧?不會不會,這地方,開玩笑。”

薛行長說:“也許是茶社里那個小姑娘,有什么不高興的事了?算了,不管

他。老任,如果我們參股的話,能不能占大頭?”

任秋風說:“不行。不管誰參股,最多也不能超過49% ,這是國有。”

老郭不緊不慢地說:“國有也可以變么……主要在運作。”

仿佛電石火花一般,這句話象是點醒了任秋風。他說:“是啊,也不是不可

以考慮。”

老郭說:“這事也不急,得細談,咱慢慢談。我知道,你任總現在是一億的

身價……”

一個億的身價,這話聽著舒服極了。你就是神經再堅強的人,也會覺得舒服。

當然,他說的是“無形資產”。這就象是球王貝利在足球場上踢進了一個球!

踢進去的這個球對社會有用么?好象沒有,但它就可以值多少多少萬美元!就有

人給!任秋風淡淡地說:“錢不是問題。”

老郭又說:“你的思路的確不錯。不過……”說著,他突然扭頭對老千說,

“真有哭聲,大千,你去問問。”

老千站起身來,說:“好好,我問我問。”說著,推門走出去了。

片刻,老千走回來,他推開門,看著三人,笑了:“大哥,英明啊。真有。

離這兒隔一條路,是動物園的后墻——是狼。“

老郭詫異地說:“狼?”

老千說:“狼。”

薛行長遲疑疑地說:“動物園不離這兒遠著呢么?……”

老千說:“動物園大了。動物園門不在西邊么?這是動物園的最東邊,挨著

的是后墻。是狼,狼在哭。她們說,有時候,象也哭。”

幾個人都釋然了。薛行長說:“是狼啊。狼哭什么?”

老千說:“那誰知道。”

老郭說:“狼關在籠子里,它能不哭么?”

老千說:“許是關得久了?”

老郭說:“狼是有野性的。常年關著,也不是事。”

薛行長說:“那象呢?象哭什么?”

老郭象是想到了什么似地,突然說:“行了,不談了。換地方。馬上換地方。

這地方不吉利。“

聽他這么說,任秋風笑了。

老郭看了他一眼,說:“你不信?”

任秋風說:“我不信。我是個唯物主義者,不信這一套。”

老郭站起身,意味深長地說:“你會信的。”

薛行長跟著站起身,說:“老任,這樣吧,中午,哥幾個請你吃鮑魚。”

任秋風也站起身,卻說:“各位,對不起了,有幾家銀行,還在辦公室等著

呢。”

老郭說:“那好,咱改天再談。”

等三人走后,任秋風又獨自一人默默地在那兒坐了一會兒。他心里說,一個

唯物主義者,能怕狼哭么?此后,這里就成了任秋風常來的地方,凡有重大事情,

都是在這里談的。這里既舒適安靜,還有一定的挑戰性。

這天晚上,任秋風回到家時,已是夜半時分了。上官挺著肚子迎上去接過他

脫下的茄克衫,突然說:“你走路的腳步比以前重了。”

任秋風說:“是么?”

上官說:“是,以前你走的快。現在比以前穩了,重了。”

任秋風說:“可能是有點累。”

近段時間以來,任秋風腦海里常常會飄出這么幾個字:

——同志,要警惕呀!

他是很警惕的。離開那些人的時候,他也常常反思自己,不停地告誡自己:

你千萬不能頭腦發熱!是呀,有時候,坐在辦公室里,連任秋風自己都有些恍惚,

怎么突然之間,他就有一個億的身價了呢?

當然,這說的是金色陽光,說的是無形資產。可誰來代表金色陽光呢?誰來

代表無形資產呢?毫無疑問,只有他。

任秋風已有很多個夜晚沒有回家了。他正在草擬一個宏大的遠景規劃……商

場本是沒有地球儀的,他讓采購人員專門去廠家訂制了一個最大的、有一人多高

的地球儀!放在了他的辦公室里。爾后,他每天都要站在地球儀前,看一看:美

利堅合眾國,該從哪里登陸呢?!

為了慎重,他也請教過很多專家,開過多次的專家座談會。可專家們一個個

都象是撐船來的,很瀟灑、很飄逸,很蜻蜓點水。他們從宇宙觀到人類學;從馬

克思到洛克菲勒;從有氧運動到貝貝裙;從海豚式管理到W 形思維;從呼拉圈到

羅斯福新政;從范蠡到比爾。蓋茨……說得頭頭是道,天花亂墜。爾后,吃了飯,

擦干了嘴上的油,收下一紅包(咨詢費)走了。

這天晚上,九點鐘的時候,已到了商場下班的時間了。可他下樓后,卻見商

場的職工竟一個也沒有走!他們一群一群地聚在一起,小聲吵吵嚷嚷地象是在議

論什么。任秋風說:“怎么回事?下班了,你們怎么不走啊?”

職工們一聽到老總的聲音,馬上就圍上來了。那些臉,就象是葵花向陽一樣,

全都無比信任地望著他。他們圍著任秋風,亂嚷嚷地說:“任總,聽說商場要搞

股份制,我們能不能入股?!”有的說:“任總,真的假的?我一親戚也想入股?

他說錢能生錢!“有的說:”恐怕首先得保證商場的職工……任總,你說是

不是?!“

見群情激昂,任秋風笑著說:“八字還沒一撇呢,你們聽誰說的?再說了,

入股是有風險的,你們也不怕錢打水漂?”

眾人象歡呼似的,齊聲高喊:“我們相信任總!”

這就是群眾的聲音。這些話聽了,真叫人熱血沸騰啊!可任秋風仍然抑制著

自己的情緒,對眾人說:“回吧,都回吧。我會考慮大家的意見。”

可是,回到樓上,他激動的心情仍然難以平復。領導這樣認為,群眾也這樣

認為,看來,往前走是沒有錯的。做大,一定要做大,美利堅合眾國,為什么就

不能插上一顆釘子呢?!

极速11选五网络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