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緣分哪!我實話對你說,我在這兒都泡了三天了……”

到了這時候,上官說:“刀總,有句話,我得鄭重地告訴你,‘上官’這兩

個字,是不賣的。”說著,她看都沒看他,扭身朝門口走去。

刀總眼里象是飛進了一顆釘子!他大瞪著兩眼站在那兒……眼看著上官就要

走出去了,他突然說:“你信不信,我能把你們整個商場買下來!”

上官回身一笑,說:“我信。你要買下來,我就不在那兒干了。”

在“皇家鹿苑”的門口,上官看到了秦東生,他樣子很畏縮地在門旁的沙發

上坐著……一看見她,忙起身迎上,說:“外邊,下雨了。”

上官直直地看著他,問:“他借給你多少錢?”

秦東生頭一低,小聲說:“…五十萬。”

上官嘆了一聲,說:“秦東生,你真讓我失望啊!…五十萬,你就把咱們之

間、從小建立的…‘友誼’賣了?好了,從今往后,你再也不要找我了。”

可刀總卻覺得有些效果了,人也顯得異常興奮,他說:“上官小姐,這實在

是緣分哪!我實話對你說,我在這兒都泡了三天了……”

到了這時候,上官說:“刀總,有句話,我得鄭重地告訴你,‘上官’這兩

個字,是不賣的。”說著,她看都沒看他,扭身朝門口走去。

刀總眼里象是飛進了一顆釘子!他大瞪著兩眼站在那兒……眼看著上官就要

走出去了,他突然說:“你信不信,我能把你們整個商場買下來!”

上官回身一笑,說:“我信。你要買下來,我就不在那兒干了。”

在“皇家鹿苑”的門口,上官看到了秦東生,他樣子很畏縮地在門旁的沙發

上坐著……一看見她,忙起身迎上,說:“外邊,下雨了。”

上官直直地看著他,問:“他借給你多少錢?”

秦東生頭一低,小聲說:“…五十萬。”

上官嘆了一聲,說:“秦東生,你真讓我失望啊!…五十萬,你就把咱們之

間、從小建立的…‘友誼’賣了?好了,從今往后,你再也不要找我了。”

夜,燈光是迷離的。

是雨把城市的燈光洗得迷離了。在燈光下,雨下得很纏繞,雨成了一條條光

的曲線,在一處一處的玻璃上彎成了一條條五彩繽紛地蚯蚓。城市的雨夜是花嗒

嗒的,眼前的整條大街都成了濕漉漉的光的河流。那光在濺著水氣的汽車輪子上

“咝咝”地響著,象是被軋疼了似的。一街兩行的路燈、招牌燈都冒著濕濕的流

光,中環大廈上的霓紅燈一會兒是淺紫,一會兒是絳紅,一段一段地送出一個帶

有酒具的托盤和一個被雨淋濕了的女性曲線。它在那里跑什么呢?

上官云霓在雨中走著,心還是有些昂奮,莫名的昂奮。眼前,仍是那兩個皮

箱,那粉紅色的、一摞一摞的錢……有幾次,她晃晃頭,想把它晃去,可總也晃

不去。不是錢的問題,是這件事。在她的人生經歷中,這樣的事,她還從未見過。

不用說,這件事對她的刺激太大了,甚至說是她生活長河里的一個關節。那

錢,象是印在她心里了,是驅之不散的一個魔影。她想,那一百萬,如果她收下

來,會怎樣?!那就……太臟了。那心,就象是一下子掉進了污水溝里,很臟很

臟很臟。怎么洗呀?!好在她沒有接受,她一下子把它踏在了地上。于是,走在

大街上,她的頭昂得更高。人,一直處在恍惚的迷離的激動之中。可走著走著,

她哭了。

有一段時間了,她先是接到了一些莫明其妙的電話,有請她吃飯的,有請她

出去旅游的,有請她去做保健的……她都一一回絕了,不勝其煩。后來,就有人

開始送花了,一次一次地送,全都是玫瑰…躲之不及的玫瑰。這些人的名片都很

香,可全都是她不認識的。這些躲在暗處的窺視者,只送花不見人,讓她想罵人

都找不著地方。她已多次給花店里的人交待,不要再送了,再送就把花扔出去!

可還是有人送。怎么辦呢?想想,天生麗質,也成了一種罪過?!

是到了該解決的時候了,她不能再這樣下去了。就是這個突然出現的刀總,

使她下了決心。

于是,她帶著一身雨水,象披著鎧甲一樣,昂然地走進了商場。爾后,很堅

定地、一步一步地朝樓上走去。上了五樓,她一下子推開了他辦公室的門,撲上

前去,抱著他嗚嗚地哭起來。

任秋風正在往茶杯里倒水,他嚇了一跳,他不知道她為什么哭?忙說:“你,

你這是怎么了?別哭,別哭。說說,怎么了?……別,別這樣,別這樣,有話慢

慢說。”

可上官云霓不管這些,她就那么抱著他,放聲大哭!她憋的時間太久了,她

要痛痛快快地哭一場!

任秋風一時手足失措,他放下倒了一半的茶水,合上暖瓶,轉過身來。這晚,

由于興奮,當“東方商廈”的老總請他吃飯時,他也喝了一些酒,腦子里有一種

很清醒的糊涂……他嘴里說:“不要這樣,別這樣,有什么事,你坐下來說。是

誰欺負你了?”說著,他好不容易才掰開了她的手,把她扶到了沙發上,爾后,

拿出一條毛巾,給她擦了擦被雨淋濕的頭發。

上官就那么哭著,嗚嗚咽咽地說了那電話、那人、那錢……

任秋風一時不知說什么好了,他突然有了一種預感,種種跡象表明,他覺得

這姑娘有可能是愛上他了。這么一想,他又有些慌,他比她大十多歲,這,這可

能么?!可是,他的心里,也抖然地生出了一種不能抑制的渴望……此刻,他象

是炸了一樣,腦子里轟轟亂響!于是,他不敢再看她了,默默地轉過身,去找他

剛剛放下的茶杯。

這時候,上官不哭了。她默默地站起身來,一步一步地走到他的大辦公桌前,

把桌上的電話、筆筒、還有辦公用品全推到地上去了!

任秋風手里端著茶杯,愣愣地看著她:“你,你干什么?……”

上官也不理他,只顧自己忙火著……她把桌子騰空之后,又從報架上取來一

疊一疊的報紙,鋪在了桌上。

任秋風呆呆地望著她,說:“你,你,你這是?”

她突然調皮地說:“我送你一張床。”

任秋風有些口吃地說:“別、別鬧了,剛才還哭呢……”

上官說:“你怕了?我都不怕,你怕什么?”

下一步,上官就做得更加放肆了,甚至看上去有了幾分野性。她走到門旁,

“啪”一下拉滅了燈,爾后把門插上,又“嘩啦”一聲,拉上了窗簾;爾后,她

把身上穿的連衣裙一下子脫掉了……就那么光著身子,一步步向任秋風走去。這

一刻,在上官,是沒有羞恥感的,她心里升起的是一種圣潔。

這個時刻,在任秋風看來,實在是有些驚心動魄!屋子里雖然暗下來了,可

樓外大街上的燈光還是朦朦朧朧地透了過來,那雪白的胴體象藍色的火焰一樣象

他奔來……他張口結舌地往后退著,說:“這、這、這、別、別、別……”可是,

一張嘴,他的口氣就顯得有些猶豫,有些遲緩,有些力不從心。

她抓住他說:“你是不是不喜歡我?總對我那么冷?”

他已經快沒有支持力了,說:“只是,不敢亂看……”

她眼里泛著瑩瑩的火苗,坦白說:“BB機上的那些521 ,都是我發的……我

愛你。娶我吧。”

任秋風喘了口氣,說:“上官,云,云……我實話對你說,我還沒有、沒有

這個資格。”

上官說:“我相信你。我等你……抱我,抱我上去吧。那就是咱們的床。天

下第一床。我要給你。”

任秋風腦子里“轟”的一聲,他再也不說什么了,就那么緊緊地抱住她!爾

后,兩人就成了魚兒,游動在報紙上的魚兒……這是一張由精神之戀轉向肉體之

愛的婚床,是最簡陋的、也是最豐富的;她是撇下了一百萬的誘惑之后,直接奔

向了愛的最高形式;那燃燒是由純粹做底、由鉛字為證的;汗水把報紙上的鉛字

一行一行地印在了他她們的身上,那饑渴已久的心靈和肉體一下子施放了……在

愛的交合中,任秋風一遍一遍地說:“我會負責的。我會對你好的。我一定一定

一定要對你好……”

第二天早上,任秋風看到了開在報紙上的“處女之花”。他想,他不能等了。

他得盡快地找到苗青青,把那個“字”簽了。

极速11选五网络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