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雪倔倔地說:“你也有。”

任秋風看了她一眼,說:“是么?有人對我說,你是一塊玉。說我委屈你了。

你認為呢?“

江雪說:“我什么都不是,我只是個營業員。”

任秋風說:“我也承認,你是一塊玉。可玉,要想成為一件真正的藝術品,

是要琢的。它要經過一道道工序,去拋光、打磨。爾后……”往下,他不說了。

江雪看著他,一聲不吭。

任秋風說:“我要告訴你的,就是這些。”

第六章

這是一個躁熱的七月。

在七月里,為了一個創意,任秋風徹夜難眠。他心焦啊!

這個不同凡響的創意,是任秋風在集思廣議后,總體完成的。那又是一個個

熬煎人的不眠之夜……在這些不眠之夜里,任秋風時而僵坐案頭,時而沉默不語,

一次次地完善著他那大膽的設想,直到最后一個環節。就是最后的這個環節,逼

得他幾乎要發瘋了。常常,在夜半時分,在別人走了之后,他一次次登上樓頂,

對著浩瀚的夜空,喃喃地說:我要把廣告做到天上去!我一定要做到天上去!

可這最后的環節,難度太大了。首先,在城市里做這件事,從安全角度考慮,

必須用直升飛機。動用直升機,需要部隊的支持,可部隊本身又沒有決定權……

再說,這又是商業行為,那飛機能是隨便動用的么?

然而,任秋風不是一個輕易就放棄的人。他先找了皇甫副市長,市長很撓頭。

皇甫副市長說,我很欣賞你的創意,但這件事,不是我們地方上能做主的。

我可以幫你問問。另外,你也可以想想別的辦法,不要在一棵樹上吊死……

后來,他又大著膽子去找了省長。開初,省長只給他五分鐘的時間,可談著談著,

竟談了一個半小時。那時候,第三產業還是所謂的“新生事物”,省長對他的想

法極為贊賞。當即,省長破例給當地的空軍部隊首長打了電話……爾后,握著他

的手說:去吧,去給他們好好談一談,祝你成功。

這件事,在表面看來,似乎是一路綠燈。可一旦走下去,就困難重重了。在

部隊,由于省長打了電話,空軍部隊的一個政委很客氣地接待了他,爾后說:我

們很愿意為地方的改革保駕護航,你的創意也很好,直升機么,也不是不可以動

用……最后卻說,軍人以服從命令為天職。只要上邊有命令,我這里立即出發。

任秋風說:“其實,我們只用兩個小時。”政委搖搖頭:“別說兩個小時,

兩分鐘也得有命令。只要有命令,兩天也沒問題。”后來,他又通過部隊的戰友

四處打電話求助……就這樣,經過一道道關口之后,他們又回到了原點。為此,

任秋風沮喪透了。

一天夜里,任秋風十分疲憊地在路上走著,該找的人他都找了,該想的辦法,

也都想遍了,可仍然不能解決問題……望著滿街的燈火,他十分的沮喪。可是,

走著走著,他腦海里突然又飄出了一個念頭:“熱汽球,熱汽球!對,對,有辦

法了,可以用熱汽球么!”于是,他的信心又來了。他快步走回商場,趕忙打電

話把人都叫起來商量。可是,一連幾天,又是請專家咨詢,又是四處打聽熱汽球

的情況……可商量來商量去,到了最后,由于城市的密度太大,高樓太多,安全

問題無法保證等原因,只好再次取消。

他急呀!眼看著這么好的創意不能實施,有那么幾天,任秋風急得嘴上起了

泡!他不停地在屋子里走來走去,嘴里念念叨叨地,一會說這樣,一會又那樣…

…他真是恨不得把天上的月亮搬下來!

這些天,上官云霓也跟著愁壞了。她是心疼這個男人。這個男人象是一個四

處發光的電源,無時無刻不在燃燒,把她們周圍這些人都快要烤糊了!她欽佩他,

也替他著急。當他的精力無處施放時,她也跟著象是要憋出病來了。她心里說,

得想一個辦法,無論如何得想出一個辦法來。

到了第二十一天,任秋風仍然沒有想出辦法來。他急得滿嘴生瘡,那滿口的

潦泡疼得他連口水也喝不進去了。這時候,“金色陽光”的營業額又下降了三分

之一!如果再想不出辦法來,就真有可能被那兩家職合降價的商場擠垮了。

這天下午,任秋風第一次走進了“東方商廈”,他想見一見“東方商廈”的

徐總。可是,在徐玉英的辦公室里,他卻一下子見到了兩個老總,一個是徐總,

一個是鄒總,兩人喜笑眉開的,象是正在商量什么。

徐玉英是個嫉惡如仇的女子,誰要是惹惱了她,她會當場叫你很難堪!所以,

敲門后,看進來的竟是任秋風,徐玉英就干脆裝著不認識的樣子(其實,在商業

局開會時,他們是見過面的),竟冷冷地說:“你找誰呀?”

任秋風笑著說:“徐總,我是金色陽光的任秋風,是專程來……拜訪您的。”

徐玉英仍然很不客氣地說:“噢,是任總啊?我看,你是走錯門了吧?”

任秋風知道她心里有氣,就用姿態很低的語氣說:“徐總,我雖然來的遲的

些,但還是誠心誠意的。干商業,我是個新手,我是專門向您求教來了。”說話

時,他根本不看鄒志剛。

徐玉英仍冷著臉說:“求教?那可不敢當!”接著,又忍不住說,“任總,

不是我說你,你這個也太傲了,傲得沒邊了!叫我說,你早干什么去了?鄒總也

在這兒呢,讓他說說,你象話么?干哪一行,沒個行規呀?!不說是讓你‘拜碼

頭’,那是舊話,打個招呼總是應該的吧?哼,早知今日,何必當初呢!”

任秋風很虛心地說:“是,你說的對。我以后一定注意。”

不料,這時,鄒志剛卻趾高氣揚地說:“也別廢話了!姓任的,你不仁,別

怪我們無義!一句話,你投降吧。我告訴你,這商業也不是那么好干的。這次,

只不過是給你一個教訓。”

一聽這話,尤其是從鄒志剛嘴里說出來的,任秋風七竅生煙!他說:“投降?

我沒有投降的習慣。我從不向任何人投降。“

徐玉英也覺得鄒志剛的話說得過了,但她實在是不了解他們兩個男人之間的

隱情……就覺得,任秋風的話很刺耳!所以,她接上去說:“看你這話說的,你

不投降算了,誰稀罕你投降!我們降價,你也降啊?誰不讓你降了?!”

任秋風仍平心靜氣地對徐玉英說:“徐總,我是真心實意來向您學習,向您

求教的。至于這個人,他根本沒有跟我對話的資格。”

鄒志剛立馬接上了,說:“好,姓任的,你要這樣說,咱走著瞧!”說著,

氣呼呼地(也有些心虛地)大步走出去了。

徐玉英不明白其中的原委,見任秋風對鄒志剛說話這么難聽,也生氣了,說

:“你這個人,怎么這么倔?你走吧。”

任秋風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強壓著怒火,說:“那好,不打擾了,我改天再

來拜訪您。”

出了門,任秋風心里清楚,事到如今,他已經沒有退路了。

任秋風又是一夜未眠。

凌晨四點,任秋風獨自一人站在樓頂上,象狼一樣地踱來踱去。有那么一剎

那間,他真想從樓上跳下去,跳下去就一了百了,也不用這么愁了。白發三千丈,

緣愁是個長!古人的話,真是有透骨的體驗呀!他曾經先后六次去找當地空軍部

隊的領導,一次次地做說服工作,可他們心里雖然愿意,然而誰也不敢主動去打

這個報告。一直說研究研究,再研究研究。有一天晚上,他等政委整整等了一天,

就那么一直在門外站到天黑……最后連政委的老婆都被他打動了,可結果仍然是

竹籃打水,一場空。

東邊,天一點點亮了,那一抹紅色象火一樣地燒起來……他心里說,大鵬展

翅九萬里,我要變成一只大鳥就好了!我就自己飛到天上去,用我的兩只臂膀,

撒下那萬萬千千……怎么辦呢?是天要滅我么?!

任秋風真是絕望了。他坐在樓頂,一連吸了十二支煙,把嘴吸成了堆滿辣椒

的煙囪。

上午,又一個壞消息傳來。有人報告說,在“萬花”商場每一個柜臺上,都

放著一張打印出來的“價格對比表”。表上分兩欄,同樣的商品,一欄是“金色

陽光”的商品價,一欄是“萬花”的商品價……這樣,每一個進商場的人,只要

往柜臺前一站,就能清楚地看到兩家商場的價格差別!那么,這競爭已帶有惡意

的成份了!那就是說,鄒志剛已下了狠手!

极速11选五网络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