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尚枝已經死了,搶救無效……她是被人踩死的。慘不忍睹的是,她腰里拴

的那個“福”意字,竟然被人生生踩到肚子里去了!李尚枝屬羊的,她期望能有

一份好日子。就在腰帶上拴了一邊是“福”一邊是“羊”的字,本是要圖一份吉

祥。

現在,李尚枝靜靜地躺在停尸房里,她臉上已沒有了苦意,象是很安詳地睡

去了。小陶一看見躺著的李尚枝,一看到她身上穿的那身商場的服裝,淚忍不住

就下來了。她想,這年頭,怎么總是好人倒霉?!看著李尚枝,她又想起了她看

車時的情景:風吹著她那花白的頭發,手里捧一印有“獎”字的大茶缸子……這

好不容易上班了,卻又出了這樣的事!一時,她的淚水就象是斷了線的珠子,一

串一串的往下掉……她心里說,大姐,你的命怎么這么苦啊爾后,當她擦擦眼里

的淚,想去安慰一下李尚枝丈夫的時候,卻見李尚枝的丈夫木呆呆地在一旁蹲著,嘴里翻來復去的就那一句話:“誰管呢?人死了,沒人管了……”

這時,陶小桃受不了了。她說:“會有人管的。”撂下這么一句話,扭頭就

沖出去了。

出了醫院,在情急之下,她去找了江雪。

她知道,江雪現在是萬花的總經理了,她還是有一定實力的。再說,任總對

她那么好,那么重用她……人,總還是會念著點什么吧。她想,要是東方商廈跟

萬花聯合起來,金色陽光說不定就可以起死回生。于是,她不計前嫌,急火火地

就跑去了。

江雪仍住在博雅小區,門鈴響的時候,江雪正在做臉,她在臉上糊了一層用

雞蛋清拌的面膜,看上去白光光的,挺嚇人。她貼在貓眼上看了一陣,似乎是遲

疑了片刻,還是把門打開了。

開門之后,江雪悶悶地說了一句:“你怎么來了?”

陶小桃心急,她沒有說客氣話,只說:“我有急事找你。”

小陶跨進門,隨意地看了一眼,見屋了里的家俱都是很高檔的,收拾得也很

干凈,就說:“你這里不錯呀,老同學。”

江雪淡淡地說:“哪比得上你們哪,坐吧。”

坐下后,小陶就直奔主題,說:“江雪,救救金色陽光吧。好歹,咱們都在

哪兒干過。你知道吧,李尚枝死了,是讓人,踩死的……”說著,又掉淚了。

江雪說:“聽說了。我正在想辦法……上官呢,她怎么想?”

小陶急切地說:“上官也急了。她是嘴上惱,心里急……她也在想辦法。要

是東方商廈和萬花聯起手,就好辦了。”

江雪用嘲諷的口氣說:“好辦?光那個摩天大樓,十二個億,誰也背不起。”

小陶趕忙說:“摩天大樓可以緩建么。任總怎么這么倒霉?它虧就虧在樁打

在陰河上了,地下有三條暗河,淹了好幾次呢。不過,聽說百米以下發現了溫泉!水質特別好……”

江雪笑了笑,片刻,她從自己的包里拿出了一份水質化驗單,說:“看看吧,這是我找北京的專家化驗的數據……”

小陶愣了,說:“你,早就知道?!”

江雪淡淡說:“我說了,我正在想辦法。”爾后,她抬起頭來,突然改了話

題,說:“我知道,你們都看不起我。”

小陶一怔,有點不好意思地說:“哪有的事兒。咱們三個,你干得最好。”

出人意外地,當著小陶的面,江雪點上了一支摩爾煙,她吸了兩口,說:

“如果不是這件事,你不會來找我,對不對?”

小陶很誠懇地說:“江雪,咱們畢竟是老同學。過去的,就讓它過去吧。”

江雪仍不松口,說:“當然。——你是恨我的,我知道。”

小陶只有坦白了,小陶說:“沒有啊。我只是,只是對你做的一些事……不

理解。”

江雪刺兒刺兒地說:“你是蜜糖罐里泡大的,太優越了。”

小陶無話可說。

江雪說:“我跟你們不一樣,我是個孤兒。我吃的苦太多了……”

接著,江雪又說:“好吧,我會幫忙的。不過,你告訴上官,別讓她疑神疑

鬼的,我跟任總沒有任何關系……”

小陶急,想一下子把事辦成,忙說:“這樣,你跟上官見個面吧?咱們一塊

商量商量。要不,我給上官打個電話?”

江雪遲疑了一下,說:“算了,她不一定愿意見我。還是……分頭做吧。”

小陶快人快語,說:“你不是有化險報告么?這是多好的商機呀!趕快聯手

做呀,這水……”

江雪“嗯”了一聲,象是并不在意,說:“這樣吧,你們想你們的辦法,我

想我的辦法。如果有了消息,我再告訴你。”

小陶說:“那也得抓緊時間。要是晚了,一破產,就來不及了!”

江雪卻說:“不是已經破產了么。”

小陶望著她,說:“那……不一樣。”

江雪說:“破產了也沒有什么,我們再把它買回來么。”

小陶站起身,定定地望著她,說:“江雪,你不想幫,是嗎?”

江雪說:“幫。我說過了,我一定會幫。我只是不想和上官合作……”

小陶說:“為什么?”

江雪說:“不為什么。”

小陶嘆一聲,說:“李尚枝死了,躺在停尸房里,沒人管……又聽說,任總

被人帶走了,我心里很難受。我只是期望金色陽光能東山再起……”

江雪說:“其實,我跟你心情是一樣的。會的。這你放心。”

小陶要走的時候,江雪突然說,“等等,我送你個小禮物。”說著,她快步

走進內室,從里邊拿出了一瓶香水,“送你一瓶法國香水,克里斯蒂,毒藥。”

小陶說:“毒藥?”

江雪一字一頓地說:“你知道,我是賣過香水的。”

五為了拯救金色陽光,上官也在四處奔走。

她先后找了五家銀行,希望他們在這緊要關頭扶“金色陽光”一把。當年,

他們都是爭著要與“金色陽光”合作的……開始,行長們都熱情地接待了她,話

說得也很得體,一個行長還說要請她吃飯。可一聽說要給“金色陽光”貸款,他

們的臉色馬上就變了,一個個簡直就象是撞見了“瘟神”一樣!

情急之下,上官又跑到了市政府,她想求得皇甫市長的支持。她想,只要皇

甫市長能出面協調,銀行會貸款的。可是,當她趕到市政府的時候,卻又聽說皇

甫市長住院了。于是,她又匆匆忙忙趕到了市第一人民醫院……到了這時候,她

才徹底絕望了。

在醫院里,她確實見到了皇甫市長,可皇甫市長已經不能說話了。皇甫市長

象是突然間老了一百歲!他躺在病床上,渾身上下插滿了管子,尤其是他的眼神,

深陷在皺折里的、象驚鹿一樣,慘不忍睹……皇甫市長的家屬逢人就說,皇甫市

長突發腦溢血,完全是氣的。是那姓任的吹著要蓋摩天大樓,結果搞砸了,搞了

個“摩天大坑”!這能怪他么?老皇甫是死不瞑目啊?!

離開醫院的時候,上官心里極其悲涼,她真想躲到一個沒人的地方大哭一場!

走在路上,眼看著滿街的行人,卻無人可以訴說?那車流,那喧鬧,那五光十色

的櫥窗……都象過眼煙云一樣在她眼前消失了。她漫無目的地在大街上走著,象

是游蕩著的一個魂。有一陣子,她甚至覺得身子很輕,輕得象要飄起來,可她又

不知道要飄向哪里?

在一個街口的轉角上,上官給小陶打了一個電話。她在電話里說,小陶,我

想喝酒。你陪我喝杯酒吧。小陶慌了,說我正要找你呢。你怎么了?她說,沒怎

么,就想喝酒。

城市的夜是花的,是用多種顏色勾兌出來的。那顏色閃閃爍爍,斑爛而又不

定,就象是一匹匹失了韁繩的馬;又象是花做的霧,籠罩著迷幻色彩的霧,人的

影兒仿佛在霧里泡著,你想要走出也難。你看到的人,那是人么?那是一種幻像,

是一個個人的殼。你看到的光,哪是光么?那是流動的空氣……城市里有很多條

路,有很多燈,有很多的方向,可哪一個是你的?!

极速11选五网络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