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交清租用款的,可以優惠20%.于是,上官當即動用了她作為總經理的備用金二

十萬,在菜市場搞了個海鮮批發門市部。

后來她發現,這件事做對了。這也多虧了她在大連的經歷。她想菜市場不一

樣可以搞海產品銷售么?她在海邊上呆的那幾個月,不但使她明曉了人間世象,

也使她對海產品有了一些了解。在大連讀研究生時,她每天都路過一個海產品的

市場,知道那里的市場行情和批發價格。上官受了啟發,決定當晚就跑一趟大連。

在大連的海邊上,上官受到了她自己都難以想像的歡迎。當她再一次走進那

個海灣的時候,漁民們先是一愣,爾后紛紛向她招手。有一艘剛進港的漁船,居

然為她拉響了船上的汽笛!老謝見了她,就象是見了親閨女一樣,一下子就把她

抱住了!他們還是叫她“官總”,說官總你回來了,這次你一定要上家里吃頓飯。

海邊有幾十家漁民都爭著請她去家里吃飯,沒爭上的人家,還差一點打架,多虧

老謝出現勸解,才算解了圍。老謝說,這樣吧,一家不拉,各自帶上做燒烤的家

什,都到海邊上來,咱搞個大聚餐!

當晚,當一輪明月升起來的時候,在老謝的帶動下,這條海灣的幾十戶漁民

們在海邊的沙灘上搞起了一個點有篝火的聚餐會。他們在沙灘上燃起了三堆篝火,

一連擺出了十幾個燒烤架子,拿出了他們各家從海上打上來的最好、最新鮮的海

貨,還一一擺出了酒、水果和各樣吃食……來款待他們的“恩人”。這天晚上,

他們一次次地給上官敬酒,可上官不會喝酒,這些酒最后都讓老謝喝了。老謝一

直在旁邊護著她。老謝酒喝多了,逢人就說,這是我閨女,告訴你們,是我干閨

女!對漁家的熱情,上官也非常感動,于是就主動地站起來喝了一首歌……后來,

當酒至半酣時,上官給漁民說了她的來意。漁民們一聽說上官要做海鮮生意,馬

上就答應下來,而且說只要官總一句話,只要有她二指寬的條子,他們就可以先

供貨,賣完付帳!于是,上官臨時決定在大連成立一個海鮮供應站,就讓老謝當

站長。老謝說,閨女,我是個老殺才,都六十了,你看我還有用么?上官說,謝

叔,你是這方面的內行,當然有用。這一聲謝叔,把孤身一人的老謝喊得滿臉含

淚,他當眾又喝了一碗酒,當場應承下來。

這天夜里,上官又獨自一人在海邊上走了很久。夜深了,大海是那樣平靜,

夜幕下的大海象緞子一樣柔和,遠處的海面上閃著點點漁火;那平靜,竟有一種

石破天驚般的美麗!在天盡處,天上的星光與海色連成了一體,那墨和藍的連接,

是一條似有若無的弧線,那就是回返往復的終極么?近處,海浪輕輕地拍打著堤

岸,碎碎的浪花在礁石上一白一白地亮著,就象母親在拍打睡夢中的光屁股嬰兒

……那墨色的、夢境一樣的海又一次感動了她。不知怎地,上官突然熱淚盈眶!

經過了那場殘酷的風暴之后,她為大海的寧靜感染了。不知為什么,她竟有些害

怕這大海的寧靜。

片刻,她掏出手機給遠在北京的陶小桃撥了一個電話。她說,小桃你還好么?

小陶說,還好。上官說,你那一位呢?他對你好么?小桃說,好。上官說,看你

不怎么高興啊?小陶說,還行吧,我還行。他,出國了。上官說,是么,那你呢?

小陶說,我還沒想好呢。上官說,我想你了。你回來吧。小陶說,我回去干什么?

上官笑著說,回來吧,回來跟我賣魚。小陶在電話里沉默了很久很久。上官說,

還記得咱們的約定么?我是當真的。你快回來吧。小陶說,你讓我想想。

回到省城后,上官把那38個從東方商廈裁掉的中年婦女召集在一起,開了個

會。在會上,她說,在座的都是姐妹。我知道你們上有老下有小,在各自的家里

都是擔著一份責任的。中途離崗,會有很多困難。所以,我決定一個不裁,只是

給你們轉一個崗位。你們還是東方商廈的人,變的是經營的范圍。多余的話,我

就不說了,要珍惜這個機會……最后,她說:“姐妹們,做為商人,我們什么都

可以賣。只有一種東西,是不能賣的,那就是:良心。”

當時,說得這些中年婦女眼淚汪汪的,一個個心里都存了爭一口氣的念頭。

此后,這38個人,除了一些辦病退手續的,全部被她安置到了新開張的海鮮門市

部。

四在北京,陶小桃與愛人靳永強的感情上出了問題。

誰都想像不到,陶小桃到北京后,一直窩在一個租來的、不足十平方的小屋

里,給靳永強做了七個月的飯。

這時候,靳永強的博士已上到了第三年,眼看馬上就要畢業了,可他的博士

論文卻一直通不過。所以,他非常的焦躁。他給陶小桃寫了很多信,信的末尾都

是快來吧,你快來吧。可陶小桃來了之后才發現,身為博士研究生的靳永強生活

非常困難,幾乎到了吃了上頓沒下頓的程度。他家是四川農村的,家景原還說得

過去,但把一個娃子從大學生供到博士需要十年的時間,這對一個農民家庭來說,

已經到了砸鍋賣鐵的地步。陶小桃的到來,成了靳永強的及時雨。

這些年,陶小桃是掙了一些錢的。她為愛情而來,自然是傾其所有。來到北

京的第二個天,陶小桃就開始學著下廚做飯了。開始的時候,他們也經常出去吃,

到后海,到三里屯……可一月下來,房租費、水電費加上花前月下的費用,竟花

了五千多!可這五千多,靳永強從來沒有掏過一分錢。他沒有錢。他說他有一肚

子學問,卻沒有錢。陶小桃是理解他的,她發現這是一個很愛面子的人。所以,

從來不跟他提錢的事。只是再也不敢輕易提出去吃飯了。她開始精打細算,出門

買菜時也跟小販們討價還價。另外,他每次出門前,在頭天晚上,陶小桃都會在

他的衣兜里偷偷塞上一些錢。這后來也成了習慣,靳永強每次出門都會下意識地

按一按屁股上的后兜,這么一按,他就滿意了。會回過頭來,抱著她親一下。有

一次,陶小桃大約是忘了給他塞錢了。靳永強出門時什么也沒說,就勾著頭走了,

只是一天都不說一句話。陶小桃問他怎么了?他說沒怎么。問得緊了,他說頭疼。

可小陶關切地去摸他的頭時,他卻粗暴地把她的手打掉了。這一晚,小陶哭了。

過了一陣,他又來哄她,說對不起哈,我心情不好。她問他,是論文的事?他說,

不是。她說,那是什么?他說,沒什么。我一個窮書生哈,還能有什么?這時候,

小陶才明白,出門時,她忘了給他裝錢。小陶也替他難過。是啊,一個大男人,

出門怎能沒有錢呢?

在北京,離了錢寸步難行。當兩個人的日子由錢來編織的時候,生活上就出

現了很多漏洞。小摩擦是天天都有的。兩人從來不提錢,甚至不說與錢有關的一

個字,但其根源都是因為錢。錢象是一把鋸,常常,悄沒聲地,就在心上拉一道

小口子,泊泊流淌著帶血氣的焦灼。靳永強當然喜歡吃川菜,但川味是要各種佐

料齊全的,所以無論多么努力,小陶總是不能達到靳永強的滿意。這人,不高興

了他也不說,讓你猜。在北京的這段時間里,小陶沒有上街買過一次化妝品,她

把能省的,都省下來了。有一次,小陶站在鏡子前看著自己,說你怎么成了一個

小伙夫了?不過,小陶也常常在心里鼓勵自己,屋里沒人時,她會大聲說:面包

會有的,一切都會有的。

國慶節那天,靳永強跟小陶商量,說小陶做的魚好,想請導師吃頓飯。小陶

說,導師什么沒吃過?去個地方吧。靳永強想了想說,行,就去一哈。小陶說,

也不能太差了,后海?靳永強悶悶地說,行,就后海哈。小陶看他勉強,說要不

去老莫?你不說宋老喜歡西餐么?靳永強說,他在莫斯科呆過五年,往下就不說

了。老莫很貴,他們都知道老莫貴,還要提前預訂,可往下他們兩人都不說了,

一說就有可能碰到那個字。這樣,就苦了小陶了,她連莫斯科餐廳在什么地方都

不知道,只好趁靳永強上課時,自己一路跑著、打聽著去訂座……待一切訂下后,

臨去之前,靳永強突然說,有件事我得給說一哈。小陶說你說。靳永強說,導師

哈,喜歡喝紅酒,他喝酒時有個毛病哈,也不是什么大毛病。小陶看著他,等他

說下去。靳永強吞吞吐吐地說,導師有個小老病,見了漂亮女孩哈,只要喝兩杯

酒,喜歡扯手手,拉人家的手,不放……小陶就看著他,看了一會兒,說你的意

思是?靳永強說,拉一哈就拉一哈,拉拉手哈,也沒別的,頂多來一吻手禮。接

著又說,你別穿裙子,他喝醉的時候才拍腿哈,我不讓他喝醉。這時候,小陶望

著他,說你把我賣了吧。他說,這可是你說的,就把你賣了。這當然是一句玩笑

話。

后來,在老莫,他們很節約很節約地花了一千七。導師西裝革履,滿頭銀發,

看上去風度翩翩。可導師的手卻黏乎乎的,象蛇。他坐下不久,就抓住小陶的手

說,南方人吧?手這么嫩這么白,我可以吻一下么?這時靳永強象個太監,在一

旁慫恿說,這是俄式貴族禮節,親一啥親一哈……好在就要了一瓶紅酒,導師還

有些分寸。到十點鐘的時候,靳永強出去了一趟,回來說,剛才師母打了個電話,

說別讓老師喝多了。導師噢了一聲,看看兩人,說年輕,真好啊!這才站起身…

…出了老莫,送導師上了出租,爾后他們步行回家。這也是陶小桃進京以來第一

次逛北京城。

十月的北京,天已不那么熱了,夜涼涼的,十里長安街可說是火樹銀花,一

片燈的海洋。不盡的車流就象是火海里的游船,燦爛無比。車流嘩嘩地響著,走

在路邊上,他們就象是被那燦爛輝煌所拋棄的小島,顯得孤零零的。只有身在北

京的外鄉人,才會有這種感覺。靳永強一路擁著她走,不時小心翼翼地這里那里

指給她看……走到人少些的地方,他忽然就蹲下來,說背一哈。我背你一啥。陶

小桃明白這是他表達歉意的方式,就讓他背一哈。小陶心疼他,背一段就自己下

來走,說我想走走。就這么走一段、背一段,把小陶心里的淤積化解了。當晚,

他們一直到十一點半才走到家。到家后,靳永強把自己往床上一扔,罵道:格老

子,那龜兒子的真不是東西!

此后,靳永強就很少回家了。他找各種理由,論文答辯哈,導師要他幫著查

資料哈……一直“哈”到了刮大風的那天,她還被“哈”在鼓里。

在這一段時間里,小陶幾乎成了北京的胡同串子。每到傍晚時分,她就一個

人在七拐八拐的胡同里走,是一個人走。這里有各種賣小吃的攤攤,也都是從外

地來的京漂一族……他們都認識她了。賣油條的、賣豆漿的、賣煎包的……她一

次次地從他們的攤邊走過去。見他們都忙忙碌碌地樣子,心里很酸,很空。人們

也都看出來了,她出來是接那個人的,她一趟一趟地走,就為等那個人,可她常

常失望。有時候,走急了,也悶急了,她會步行跑到學校去,可到了大學里,她

卻又失去了見他的勇氣。也許,他正寫論文呢。也許,他正在圖書館查資料……

不能打攪他。她只是在學校里走那么一圈,看校園里的燈光,看樹,樹下有雙雙

對對……爾后,又獨自一人怏怏地走回來。

這時候,她身上帶的錢差不多就要花完了。她想,無論如何得出去找一份工

作了。先前,她很想出去應聘,可靳永強不高興,也就罷了。可往下,老這樣,

也不行啊

极速11选五网络平台